台湾要恢复征兵制?

字体大小:

两岸关系紧张,国民党台北市议员徐巧芯在电视政论节目表示,支持恢复征兵制,甚至应比照以色列,女性也要当兵。在立院,国防部长严德发答复媒体,国防部“知道外界有这些声音,会再评估。”

职业军人出身的严部长,在内阁团队算得上是老实君子。但也因如此,先前一再宣称募兵成绩优良,今年底就可达到90%编现比目标的部长,如今说出“会再评估”,就显得格外引人瞩目,格外令人对局势忧心。

台军总员额是21.5万人,国防部宣称,扣除文职与维持员额(受训、长假等),编制员额是18.8万人,而且部队平常不必满编,可以少一成人力,因此只须16.9万,预计今年底就可达标。尽管“只有”16.9万人,但相对全台2300万人口,军人占总人口的比例,仍然明显高于欧美国家。要论待遇或是军人地位,台湾距欧美有明显距离,要募到更高比例的青年从军,谈何容易?

尽管局面不利,国防部的确将人数拉到将近16.9万,这几乎是不可能任务,个中努力绝对值得称赞。然而这也暴露,在今年底终于达标之前,其实台军的战力,长期处于标准以下。更不要说,共军将“首战即终战”当成攻台目标,我方警戒时间有限,台军几乎是随时要迎战,部队以九成编现比为目标,期望届时再动员后备军人补实,是否合理?

尽管现行募兵制有诸多问题,但难以否认的现实是,现在想要走回征兵,难度比推动募兵更大。2016年大选前,时任民进党立委的萧美琴,曾经引述中研院民调,指称60%台湾人支持征兵,要求国防部慎重评估募兵制。消息一出,立刻被认为是民进党打算恢复征兵。萧美琴赶忙对外澄清并无此意,不久蔡英文当选,至今5年,政府没再提过征兵。

当徐巧芯宣称支持征兵时,一旁的民进党桃园市议员王浩宇立刻宣称“我没有要喔”,饱遭网民奚落。王浩宇事后宣称,当时讲的是“我们(替代役)也要喔”,并表示国民党若真支持征兵,就请由立院党团提案。

王浩宇不愧资深网络乡民,立刻把锅甩回国民党,也巧妙地避掉自己是否支持征兵的关键问题。至于他宣称,自己身为替代役,战时也会被动员盖工事、运伤患,则完全出自想像;更不要提他担任的替代役,其实正是征兵时代的产物。

然而也确如王浩宇所言,国民党立委不会提出恢复征兵。事实上近年来,从没有区域立委公开宣称,支持改回征兵。蔡政府仗着完全执政优势、以及对操纵舆论的擅长,想要推动的政策,几乎没有不敢推动的,但也从来没打算在此方向努力。至于所谓民调支持恢复征兵,如果将调查范围放在20岁以下的男性,以及家有可能要当兵子弟的父母,答案还会是支持?

甚至去问军中干部,多数人也会承认:在近年社会的反军风气,许多年轻人又极度自我中心的情况下,再把“不愿役”塞回军中,部队的管理问题,会比洪案时代更严重。

这就掉入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多数民众都认同,目前台军的战力,对防卫台湾的任务有不足之虞;但对于如何解决问题,大家却都如寓言故事中的老鼠,希望其他同伴到猫脖子上挂铃铛,自己只想置身事外。大家支持的,都是“与我无关”的征兵。

同样例子出现在近日的民调上,多数民众认同,两岸爆发战争的风险比过去高。但多数民众却也认为,美国届时必然会出兵助战。事实上过去40年,美国政府从来没有一次承诺,会在两岸开战时协防台湾;历来美国内部的民调,支持为了台湾与中国大陆开战的民意,也从来都是明显少数。

2011年,马政府推出舞台剧“梦想家”,因为所费不赀,饱遭绿营炮轰。然而回到现实,如果台湾社会的“主流”民意,是把自身的安全与福祉,押宝在外人根本不曾出手的承诺上,这岂非更离谱的梦想家?这些盘据舆论市场的梦想,如果必须和现实正面对撞,又是多么不堪想像的恐怖后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