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选辩论水平低如市井吵架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美国总统大选进入冲刺阶段,寻求连任的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拜登首度正面交锋,然而历时约一个半小时的“辩论”,严格来说更似是“闹剧”,两人不断抢白互骂,连家人私事也扯进来,恍如市井吵架,堪称是历来最混乱的美国大选辩论。特朗普不断插嘴挑衅拜登,设法激怒对手,这样的策略,也许可以讨好铁杆支持者,可是今时不同往日,特朗普是现职总统,并非真人骚主持,如此表现有失身份。有民调显示六成观众认为拜登表现较佳,可是上届大选,特朗普辩论表现不及希拉莉,结果还是赢得大选。美国社会撕裂,政治两极化,大选辩论重要性大不如昔,如此低质素的辩论,最有可能产生的作用,就是令中间游离选民厌烦、投票意欲下降,令大选变成政治“两极”斗动员的较量。

水平低如市井谩骂

两强着眼巩固票源

美国总统选举电视辩论1960年首度登场,多年来一直是美国民众以至全球了解候选人施政方向及能力的场合,也是民主政治以理服人的一个象征,民主共和两党候选人使出浑身解数,阵前往往花很多时间彩排演练,辩论水平理应非常之高,然而特朗普与拜登首场交锋,却沦为一场不堪入目的烂戏,辩论水平之低,跟市井之徒谩骂吵架并无太大分别。

君子之争,揖让而升,下而饮。特朗普与拜登的辩论,完全是反面教材。辩论全长约90分钟,大多数时间,特朗普与拜登都在恶言相向、互相抢白,单是特朗普就超过70次打断拜登发言,根本无法进行有意义的辩论,两人“叠声”频频,观众要听清楚发言也不容易。主持人华莱士是霍士新闻主播,富于经验,可是面对如此混乱场面,也不得不“斗大声”要求两人克制。

拜登出了名是“大嘴巴”,讲多错多,压力下容易失言。特朗普频频抢白,被视为有心挑衅的策略,某程度打乱了拜登的节奏,可是如果特朗普目的是要令拜登犯错出丑,似乎又谈不上成功,拜登虽有动气,至少未有胡言乱语留下笑柄。辩论之初,拜登原想标榜“总统风范”,惟面对不断干扰,最终也忍不住叫特朗普“收声”。整场辩论很快变成人身攻击真人骚,拜登形容特朗普是“小丑”、“史上最差美国总统”、“普京的小狗”,特朗普则质疑拜登的智商,甚至拿拜登儿子曾经吸毒来做文章,拜登则揶揄,若拿特朗普家人说事,可以讲足一晚。

首场大选辩论主题,集中在内政方面,拜登批评特朗普未能收窄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以及特朗普的一句“中国吃定了你”,是少数触及中国的发言。今年美国劫难连连,新冠疫情肆虐,失业率大幅上升,种族歧视和警察执法等问题引发连场示威骚乱,可以谈的正事很多,可是两位候选人却花了大量时间作无谓无聊争拗,最令人哭笑不得的一幕,是拜登批评特朗普应对疫情不力,除非特朗普“聪明一些快手一些”,美国还要死很多人,特朗普即时反驳,拜登读书时代成绩差,不要跟他谈聪明的问题。两人年龄相加接近150岁,特朗普还要重提半世纪前的读书成绩“争认叻”,怎么看也不似是一国之首在辩论,倒是有点似小学生斗嘴。

辩论后有即时民调显示,约六成观众认为拜登表现较佳,然而4年前特朗普3场辩论表现不及希拉莉,一样入主白宫。曾几何时,美国总统大选辩论,对选情举足轻重,一大原因是民众日常从媒体接收到的资讯相对有限,电视辩论全国直播,对中间游离选民投票意向有很大影响。时移世易,美国社会变了,政治生态也变了,大选辩论重要性亦有所下降。美国政治愈益两极化,“中间选民”持续萎缩,目前游离票只有一成;社交媒体年代资讯泛滥,同路人围炉取暖,进一步加剧政治两极化。今时今日,候选人很难靠大选辩论争取大量中间游离票,更实际是巩固基本盘。面对主持提问,特朗普一再回避谴责白人极右组织,拜登亦回避呼吁波特兰或俄勒冈民主党同僚采取更多措施“止暴制乱”,反映两人都不想影响基本盘。

辩论表现赶走游离票

十月惊奇看地缘热点

首场辩论对两人争取更多游离票,看不到有太多帮助;反过来看,如果特朗普真正目的,是想令中间选民厌烦而放弃投票,说不定是成功的一着,毕竟美国疫情严重经济受压,论天时地利,拜登占有优势,游离票有较大机会流向拜登一方。当然,两人这样子“烂斗烂”,对美国民主政治肯定不是好事。特朗普一再扬言今次选举将出现前所未见的严重舞弊,将矛头指向邮寄选票,拒绝表明会接受选举结果,令人担心特朗普会输打赢要,进一步损害美国民主。

现在距离美国大选日仅约一个月,综合各项民调,拜登领先特朗普约6个百分点,惟多个关键州份选情仍很接近,不能低估特朗普逆转胜的可能。《纽约时报》最近大爆特朗普税务纪录,然而早在4年前他已公开表示,聪明商人自然懂得避税,税务纪录风波影响有限,谈不上是“十月惊奇”,真正需要关心的是南中国海、台海以及中东等冲突热点,未来一个月会否出大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