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果实割完,蔡政府对陈同佳已失兴趣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在台杀害女友潘晓颖的港男陈同佳来台投案已拖了一年,最近他再度表示投案之意,但香港和台湾政府却互踢皮球,不断利用行政程序杯葛。在台湾,阁揆苏贞昌要求台港政府先行沟通,陆委会则要求陈同佳透过“单一联系窗口”办理。在香港,港府则称港台从未建立单一联系窗口,要求陈同佳和台方就时间、人员、证件谈好,才能提供协助。

港台政府如此推托,可见双方对潘晓颖命案的最后正义已无心关注,双方都只想甩锅把责任推给对方。讽刺的是,去年“反修例”事件撼动香港的繁荣安定,全是因陈同佳杀人后台湾向香港要求引渡他来台受审而引发的修法及社会波涛。如今,反修例运动受到严重压制,香港并遭到港版“国安法”五雷轰顶,许多香港年轻人甚至被迫逃亡。此际,蔡政府却一改初衷,对陈同佳自愿来台受审表现得兴趣缺缺,甚至祭出各种行政手段阻挡他来台;如此虎头蛇尾,不怕让人看破手脚吗?

对于陈同佳投案,苏贞昌说得一口似是而非的歪理,却忘了司法主权的问题。他说,香港人杀香港人,香港就好好办,要资料台湾提供;如果陈同佳来台湾投案,两地政府就好好谈,不容许杀人犯自由来台。苏贞昌忘了,当初台湾不断向香港交涉引渡陈同佳,就是因为他的犯罪地点在台北,台湾拥有主要的“司法管辖权”。当初港方也曾调查,陈同佳是否在来台前即有“预谋杀人”之犯意,如果有,就可由香港法院将他起诉;遗憾的是,港方未查获任何迹证。因此,司法管辖权仍在台湾手中,当初调查此案的士林地检署也积极表态,愿意侦结此案。

简单地说,从“司法管辖权”的角度,台湾无论如何必须接受陈同佳来台投案,一则彰显台湾的司法主权,二则将这桩骇人听闻的跨国杀人案办个水落石出,并还受害人及社会一个司法正义。然而,蔡政府一路推托阻挡,想方设法杯葛陈同佳来台投案,究竟又为了什么?

其中原由,其实不难想像。2019年,在香港反修例运动抗争最激昂的时刻,其实也是蔡英文政府鱼虾满舱的收获季节。民进党利用香港反修例形势不断“捡到枪”,并打出“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的口号,成功塑造台湾年轻世代的“芒果乾”;民进党如同吃了大力丸,轻松取得总统和立委选举的胜利。换言之,香港反修例运动的最大获利者,就是打“反中牌”的民进党。当时,蔡总统看似力挺对抗港府的香港学生,但皆止于口惠,甚至曾遭香港学生会代表批评“利用港人鲜血换选票”。后来香港学生示威遭到镇压,今年香港国安法出炉后到处抓人,蔡政府对于港人促请台湾订定的“难民法”,便选择装聋作哑,不予理睬了。

从这些脉络看,即不难了解蔡政府对陈同佳投案一事为何表现得如此漠然。主要原因是:这个杀人事件所有可以收割的果实,民进党都已经分食殆尽了;如果再还有后续插曲需要收拾,都已不可能得分。在这种情况下,陈同佳来台只是一件累赘,处理不好,说不定还要被倒扣分数。因此,蔡政府正对陈同佳事件做最后的压榨,目前搬出的“司法互助”、“港台协商”等理由,无非是要把问题“政治化”,使其难以成行。至于“司法主权”或“法治正义”,都不过是次要的美饰了。

 不想做实事的政府,不怕找不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推诿责任。从两年前要求引渡陈同佳到今天百般阻挠,蔡政府正是个中翘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