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爱恨特朗普与撕裂美国

字体大小:

作者:张慧英

即将投票的美国总统大选,其实是一场“爱特朗普vs.恨特朗普”的对决,看最后是哪一群人胜出,拜登的面貌相对平淡模糊,不过也没办法,能和特朗普抢戏的人还没有出生。

德国人在战后深切反省,为什么自己竟然能做出听命希特勒并屠杀犹太人的事来,这番灵魂探索(soul searching)美国人也该做一做,免得日后孙儿问当年怎么会选特朗普这种人当总统时答不出来。但美国人不一定会如此重度自省,因为这会碰触到很多不愉快的东西,至少陷在眼前的爱憎狂热时不会。

不只陷在对特朗普的狂热爱恨里,在外人看来,美国这个号称世界第一等的国家,有些事情却像是自己把自己掐进了泥坑,最近一个让台湾人瞠目结舌的例子是口罩,这么好的东西,美国竟然有人为了反对它而上街示威。在台湾人看来,简直是害人害己,而一直淡化疫情、拒戴口罩、确诊后趴趴走的特朗普,根本是在草菅人命。当然,特朗普是为了选举,但他的操作之所以能鼓动风潮,和美国的集体性格有关。

性格决定命运,一个国家的集体性格也会造就其命运。美国虽向来被视为自由的标竿,民主的最佳典范,但美国的集体性格,自从当年反抗英国殖民政府开始,就有非常浓厚的个人主义特质,主张自己的人生自己顾,讨厌政府权力过大或过度插手民众生活。反对戴口罩者认为自己的脸只有自己能管,政府无权强制人民戴口罩,而特朗普把戴口罩政治化,和疫情一起抹黑成民主党的阴谋,于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成了政治工具,21万死亡者中,不知道多少要算到特朗普头上。

美国强烈的个人主义,还体现在健保上,认为自己的健康自己顾,自己的保险自己买,因此美国是先进国家中唯一没有全民健保的,这个市场被几家大保险公司瓜分,民众付的保费又贵又保不完整。奥巴马推欧记健保时,中产阶级反弹非常大,因为有钱人不怕多缴,老人和穷人本就有Medicare和Medicaid的帮忙,倒是收入中段的大部分人口保费大涨。如果美国能一开始就走英国的全民健保制,也不至于现在医保沉痾一片,根本无法打掉重练。

另一个更鲜明的个人主义,就是枪枝了。从持枪在西部开疆辟土自己的家园自己顾开始,美国人就认为枪枝等同于合宪的自卫权,事实上宪法第二条也予以列明。但枪枝泛滥却导致美国全球第一多的枪下亡魂,疯狂分子用枪枝滥杀无辜的事件屡屡出现,虽然许多州已加强管制杀伤力强大的枪枝,但支持拥枪者的数量及政治影响力都很强,例如全美步枪协会就是一个历史悠久又势力庞大的团体,而且是共和党及特朗普的重要金主。

所以,特朗普嘲笑口罩、反对欧记健保、支持拥枪,这些让美国继续陷在泥坑里的行为,在选票上是有市场的,因为与美国性格中向来的个人主义相符,只是这些个人主义的走向却可能集体损害了每个人的利益。

特朗普防疫糟到自己也染了疫,有人因此确信特朗普笃定败选,但这还要看几个摇摆州的选举人票他能拿多少。美国总统其实是间接选举,由选票决定每州选举人团,再计算选举人团来产生总统,就算输了人口多的大州,只要多险胜几个人口少的州,就能赢得胜选。上次特朗普输了希拉蕊260万普选票,却靠着选举人团票数当选,这要是在台湾八成得暴动了。虽然难说特朗普是输是赢,但美国社会的撕裂对立,却绝对还会持续震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