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拜登思路“较可预测” 中美关系或缓和

字体大小:

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上周六(7日)宣布胜选后,一大焦点落在白宫明年换届后的中美关系。学者相信拜登首要任务并非外交,而是抗疫、修补撕裂等内政议题,但长远而言,中美关系是新政府较易得到两党共识和“取分”的议题。然而对比特朗普强势、飘忽的行事风格,拜登政治思路较易预测,专家大多相信大国竞争始终会是中美关系主调,但拜登相对没那么强调这点,应会在环保或其他符合美国利益范畴与中国合作,也会重视以多边主义制衡中国。

“多边主义制华” 拜登:可合作抗暖化

拜登今年在《外交事务》3/4月号撰文,勾勒其外交政策构想,从中可探知其部分对华政策想法。他强调民主制度是美国国力泉源,因此,修复和重振美国民主制度会是第一步,又称要制订符合美国中产利益的外交政策,重视以多边主义制衡中国。他承认中国是特殊挑战,华府应跟盟友和伙伴建立统一阵线,应对中方不当行为和侵犯人权问题,但在气候变化等全球议题可加强双方合作。

拜登明年1月20日上任,香港国际问题研究所秘书长陈伟信昨向明报表示,相信外交不会是拜登政府头100日要优先处理的议题,诸如关税和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等短期内仍会照旧。但他认为,在民主党难以稳固掌控国会下,拜登处于相对弱势,外交政策是最容易取得跨党派共识的议题,故迟早仍会重新聚焦中美关系。

孔诰烽:国会主导对中港动作 总统难否决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韦森费特政治经济学教授孔诰烽亦向明报表示,拜登将会是弱势总统,不见得会对美国对华政策有很大影响。他强调特朗普任内对中国、台湾甚至香港的动作都是国会主导,例如《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香港自治法案》及其他涉及新疆和台湾的法案等,都是国会两党在高度共识下通过的法案,然后政府依据法案行动,“总统想否决都否决不到”。国际政治学者袁弥昌则相信,拜登会在对港制裁上保留“上一手留下来的牌”,必要时再增加筹码。

岭南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泊汇向明报指出,拜登政府会继续寻求广泛的对华竞争战略,但也强调要避免军事冲突,也相对上没特朗普政府那么强调大国竞争,或会缓和中美对抗。他认为特朗普实际上有大战略,强调大国竞争,采取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令中美角力在其任内升温;对比之下,拜登属典型民主党人,倾向较自由派的国际关系模式,故将把更多注意力放在气候变化等关键全球治理议题。

中国人民大学外交学系教授王义桅也向明报称,拜登是美国传统民主党的政治思路,可能会通过其同盟体系对中国施压,议题也多会涉及气候变化,或会重返《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TP;特朗普甫上任即推翻奥巴马时代签署的TPP,后者框架由日本等国维持并易现名),但不会与特朗普一样“乱搞贸易战”,“应该说,他(的影响)相对好预测一些。对中美和世界的冲击会少一些”。惟王义桅提醒中美关系仍有变数,他说:“因为美国是最能破坏世界的力量, 也是最能影响中国发展的外交变量,中国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应对。”

对华关税 拜登顾问:先询盟友再定

张泊汇亦强调,中美早在奥巴马时代已存在的传统冲突范畴仍会继续,例子包括南中国海问题、知识产权、地区及全球外交对立等。但他估计拜登或在关税议题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倘若如此则中美“脱鈎”(decoupling)会变得较不可能。拜登两名顾问在大选前接受路透社访问称,在未来对华关税的问题上,拜登政府会先咨询主要盟友再决定,以寻求“集体影响力”加强对华的手段。他们批评特朗普政府单方面行事,反予北京“逃生出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