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塞拜疆停火收复失地 亚美尼亚沦为最大输家

字体大小:

01观点

历时六周的高加索战事终于结束,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见证下,亚美尼亚及阿塞拜疆交战双方签署停火协议。协议公布后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上演一幕幕“火烧赵家楼”的场面,愤怒的民众蜂涌街头,直斥总理帕希尼扬(Nikol Pashinyan)丧权辱国。又有示威者冲入帕希尼扬官邸及国会大楼,国会议长米尔佐扬(Ararat Mirzoyan)更遭示威者暴打而需要入院施手术。亚美尼亚政客不断以收复失地的民族主义煽动国内好战情绪,最终擦枪走火招致今日战败割地,更令管治威信扫地,可谓是自食其果。

早于一次大战期间,鄂图曼土耳其帝国为压制亚美尼亚人的独立运动,对亚裔进行系统性的种族灭绝,对此土耳其一直坚决否认,亦因此种下了土亚两国的百年血海深仇。而亚美尼亚亦于苏联统治末期,与同于当地依山而居的穆斯林阿塞拜疆人因领土纠纷而冲突加剧,阿塞拜疆境内由亚美尼亚人占多数的纳卡地区更起兵造反,最终落入中亚美尼亚政府手中。亚美尼亚自1991年从苏联独立以来,一直与邻国土耳其及阿塞拜疆处于敌对状态。双方虽然在俄罗斯调停下停火,但由于亚方根本没有归还纳卡意图,令和平进程一直停滞不前。

由于有土耳其、阿塞拜疆恶邻环伺,亚美尼亚政客亦一直鼓吹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大力宣扬大亚美尼亚主义,主张出兵收复亚国“自古以来的神圣领土”,又不断拿亚美尼亚屠杀的百年屈辱史,巩固国内的反土意识。尽管帕希尼扬2018年凭住国内的颜色革命以打贪腐而上台,推翻自独立以来由旧有苏联干部成立,把持国家朝政数十载的共和党,其对外的鹰派作风未有因此而改变。反而帕希尼扬清洗共和党旧部,又将前总统科恰良(Robert Kocharyan)收监,皆令其保家普京不满,也令亚俄的军事同盟出现裂痕。

土耳其助阿塞拜疆大捷

另一边厢阿塞拜疆则得到埃尔多安力撑,甚至私运叙利亚的雇佣兵越境助战。另外阿方又得到不少以色列的精良武器,令其开战不久便渐取得上风。阿塞拜疆军日前在纳卡第二大城镇舒沙大捷后,已控制境内大部份土地,更有对纳卡首府斯捷潘纳克特直捣黄龙之势。帕希尼扬见得兵临城下,在大势已去之下也在普京劝说下,不得不与阿塞拜疆签订城下之盟。然而此停火协议对亚美尼亚极为严苛,亚美尼亚不但要由纳卡撤军,大多过去占领的纳卡领土亦要归还。而俄方则派遣2,000名维和部队进驻境内,对当地进行实质控制。

在此三方的停火协议中埃尔多安亦获利甚丰,可在亚美尼亚境内建造一条运输线,以从纳希切万通往阿塞拜疆直达气油丰富的里海,既可毋须在东地中海跟希腊争夺油田而仰欧盟鼻息,亦可打通中亚甚至中国一带一路的贸易网,更可卖一个人情予普京,以维持土俄在叙利亚、利比亚的势力平衡,可谓一举三得。而在此六周的战事中,阿塞拜疆收复失地、俄罗斯加强其在高加索的影响力,土耳其亦有所得益,最大的输家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亚美尼亚。签下割地和约的消息传来后,亚美尼亚全国更陷入暴怒之中,政局势必再次动荡。

民族主义本为双面刃,亚美尼亚人动辄以出兵收复国土的口号鼓动国民的爱国情绪,对国际形势及环境显然有所偏失,结果竟历六周便战败如山倒,被迫签订屈辱条款,遭外侮如取如携,撤兵割地不在话下。然而此对于亚美尼亚人来说,“自古以来的神圣领土”得而复失,复仇心态的民族情绪恐怕只有有增无减。而在此场连绵多年的战争中,纳卡地区的亚美尼亚及阿塞拜疆人,因逃避战火或政权易手而要被迫离开家园,又有甚么强国梦可以弥补他们失去至亲及家园的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