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特朗普时代中国崛起之路

字体大小:

旺报社评

特朗普虽然不肯服输,但基本上美国总统大选大势已定。后特朗普时代来临,中美关系、台美关系都将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两岸关系亦将受到影响。两岸兵凶战危,格外需要冷静观察、理性判断,以做出最佳因应,才能重新回到和平发展正轨。

考虑后特朗普时代中美关系,须先反思特朗普所改变的世界格局。一言蔽之,就是“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照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曼在《纽约时报》专栏的说法,“美国治世”(Pax Americana)已经被特朗普毁了,即使特朗普下台,美国也无法再赢得盟友的信任,美国的对手会模仿特朗普的作为,世界秩序将更为混乱。

事实上,在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一般民众对于21世纪以来美国介入国际事务发动多场战争造成国家负担已经十分不满,特朗普抓住这种基层民众的心理,要求盟邦共同承担防卫经费,并执行孤立主义与单边主义外交政策,纷纷退出国际组织和国际合作。加上新冠疫情初期争夺医疗资源的丑态与防治的失败,都让世界觉得美国失去领导意愿与能力,最终自然失去领导地位。美国治世不再,群雄并起,世界将进入不稳定时期。

领导地位失落、美国国力式微是特朗普留给拜登的国际政治资产,并构成拜登政策施展上的限制。重建盟友的信任以及重回国际组织与合作展现领导决心,这都是拜登外交上的第一要务。而这些都需要稳定和平的国际环境与大国合作,大国之间甚至区域冲突绝非其所乐见。

常言外交是内政的延长。特朗普留给拜登的是极度分裂以及疫情惨重的美国,亟待修补与治癒。拜登以不到百分之三的差距赢得选举,意味着他必须谨慎面对将近一半没有支持他的美国人。加上民主党在国会选举表现平平并未获得稳定多数,很有可能对拜登造成掣肘。拜登此时应是以内政优先,小修小补,化解歧见为主,在外交上一时也难有大开大阖的作为。

从经济上看,美国社会分裂原因之一是分配问题,特朗普将分配问题转嫁给大陆,认为是中国人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中美贸易中国人拿走大部分的利润,所以要制造业回流、产业链重组、打贸易战。但是一轮大战下来,分配不均问题依旧,贸易赤字不降反升,产业链重组却未见回流,与中国贸易大战并未奏效,与中国经济脱钩也不现实。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指出,明年可能拉动世界主要经济体向前发展的还是中国。美国要恢复经济元气尚须中美双方的合作。

许多媒体都关注在美中冲突上,忽略另一个国际变数─俄罗斯。拜登在竞选期间曾表示,与中国是竞争对手,而俄罗斯是敌人,是美国最大的威胁。美国与俄罗斯之间新仇旧恨,加上俄国横跨欧亚,拥有强大军事实力,是世界上唯一能同时威胁日本和西欧的国家,而日本与西欧又是美国最重要的盟友与战略利益的地区,美国要恢复盟友信心自然要对俄国加以遏制。俄国在中亚、中东以及东欧等地所谓世界岛中心地带有深远的影响力,这是中国能力尚未所及的。所以就算美国不会走回“重欧轻亚”的老路,但“联俄制中”可能性也不大。

奥巴马执政末期提出重返亚洲战略,拜登是否继承、如何延续还有待观察,毕竟时移境迁,美国国内环境与世界格局都有很大的变化。特朗普所带动的反中浪潮一时难以平复,抑制中国对美国霸权的挑战是美国共识,但是在施政议程上与手段上拜登会和特朗普有很大的不同。拜登是成熟老练的政治人物,不像特朗普狂飙脱序,他会回到国际建制来,与中国的竞争可能不是刀光剑影的军事比拼,而更可能是棉里藏针的意识型态软实力的较劲。

对大陆而言,特朗普时代告一段落,中美关系的可预测性提高,至少可以稍稍缓解部分压力。其实特朗普对中国一轮狂攻猛打也提供不少教训,可以发现自身的短板,提供改革的动力,中共刚提出十四五计划,也需要稳定的国际环境。大陆应该利用此一时机,发挥东方智慧跳脱修昔底德陷阱,与美国重修旧好,协助拜登重建被特朗普毁掉的美国治世未必不利于中国。大陆目前仍是发展中国家,离2035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准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大陆一时也难以提供世界秩序的公共财,“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还是硬道理,台湾则可运用中华文化软实力,创造参与机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