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总辞换不来善治

字体大小:

来源:01观点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周三(11日)通过有关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泛民主派议员随即宣布总辞。当被问及议会是否沦为橡皮图章时,特首林郑月娥语带轻佻地说:“拨款申请、条例​​议案都是为香港的经济、民生改善……若能快速通过更兴奋。”泛民总辞之后,“点人数”和“拉布”估计不会再发生,议政效率相信可以提高,但这并不值得庆幸——假如政府继续怠政懒政,漠视民生福祉,香港只会继续沉沦。

相比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的行政立法关系,香港奉行行政主导,立法会的角色相对局限:议员不能提出涉及公共开支、政治体制或政府运作的法律草案;而涉及政府政策的草案,在提出前必须获特首书面同意。另一方面,最近“两办”出手纠正内会风波、《香港国安法》阻吓议会“揽炒”等,也令港府的优势进一步扩大。

然而港府却不懂得运用优势,推动长期滞后的经济民生改革。当局最近先后搁置郭荣铿有份倡议的一手楼空置税,以及把取消强积金对冲的法例草案推迟至下一届立法会才提交,明显有利地产商和雇主,反映政府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社会福祉。这些例子充份证明,林郑声称“条例议案都是为香港的经济、民生改善”根本是口惠而实不至。

阻碍政府的是既得利益

我们要问,香港的问题究竟是什么?泛民沉溺政治操作是不智的,但相比泛民搅局,政府怠政带来的祸害恐怕更大。长期以来,当局死抱“小政府大市场”逻辑,推卸管治责任,即使近年鹦鹉学舌地大谈“深层次矛盾”,却鲜有实质措施推动改革,一遇阻力便跪低。事实上,在一手楼空置税、收地建屋等问题上,最大阻力往往不是泛民,反而是工商界、乡事派等既得利益者,但政府就是不敢搬动他们的乳酪。立法会少了泛民以后,林郑月娥能给市民取消强积金对冲、短期内增加劳工假期、开征一手楼空置税、增加产假及侍产假、提供全民退休保障吗?若然不能,为什么不能?

在任何国家或地区,管治责任必然要由手握最多行政资源的政府承担。香港在住屋、医疗、安老、教育、交通、劳工等层面存在明显缺失,当然也是港府管治不周所致。假如港府拒绝摒弃不合时宜的管治逻辑,不愿意在经济民生上主动筹谋、主动改革,那么在立法会快速通过的,必然是巩固既得利益势力、与民为敌的法案。如果是这样,泛民不再“阻头阻势”也换不来善治,那又有什么值得林郑“兴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