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波兰联手阻万亿预算 欧盟再陷分裂危机?

字体大小:

01观点

欧洲新冠疫情于入秋之后再次恶化,多国重新颁布封城等禁令,经济生产陷于停顿。在诸国经济几乎停摆,国民被禁足在家顿失所依之时,政府的经济援助措施就如雪中送炭一般至关重要。欧盟27国领袖早在月前经过连番的拉锯,终于敲定出1.8万亿欧元的历史性七年财政预算案,其中将有7,500亿欧元会拨作疫后的振兴经济基金。然而最近的预算案谈判中,却杀出两个程咬金。匈牙利及波兰以预算案中有“扞卫法治”的条款,指遭受针对而明言否决,令此亟待通过的万亿欧元方案竟遇上阻滞,多方谈判亦陷入僵局。

匈牙利、波兰与布鲁塞尔公开抬杠,已非甚么新鲜事。自匈牙利总理欧尔班于2010年第二度上台后,其青年党在匈国政坛大权独揽,打压异己整肃反对派,在法院中安插亲信。欧尔班好以抵抗欧盟横加干预的匈牙利民族主义作招徕,采取强烈的反难民政策,又爱用索罗斯为首的自由派亟欲夺权的阴谋论,加强国内文化宗教保守势力的支持。早前匈牙利国会更以抗疫为由,引入紧急法令无限期扩充欧尔班行政权力,但欧尔班却以之通过各种与疫情无关的法例,包括打压同性恋者、修改选举法,更引起外媒指控其挪用欧盟拨款奖励其党羽。

波兰的情形也不遑多让,当地最大保守派政党法律与公正党近年在卡钦斯基兄弟先后领导下,日益右倾并高举疑欧排外的民族主义大旗。2015年法律与公正党历史性首度取得国会多数后,更开始整顿司法界,革除五名前任政府委任的法官,又禁止宪法法院作反对政府的裁决。以反同言论着称的亲法公党总统杜达在月前惊险撃败亲欧派对手连任,更为其打压民权壮胆,推进极保守社会政策,包括近乎完全禁止堕胎、推出诸多反同性恋法例,触发波兰全国爆发示威浪潮,国人在疫情之下依然上街反对恶法,运动至今未息。

政治角力 人民当灾

面对前东欧共产国兄弟纷纷欲走回保守路,欧盟亦有感束手无策。欧洲议会于2017及2018年先后以有成员国违反自由、民主、平等、法治、人权等欧盟以之创立的核心价值为由,启动《欧盟条约》第七条,分别向波兰及匈牙利的人权及法治状况展开调查,其惩罚机制包括剥夺涉事成员国的投票权。但由于制裁须经全体成员国一致通过,匈牙利与波兰只要为对方撑腰,便可令制裁威胁消失于无形。而欧盟以大压小,亦令匈波两国领袖以昔日作为苏联卫星国被莫斯科奴役般,激起当地民族主义者同仇敌忾的反欧情绪。

此次欧盟在7,500亿欧元振兴经济拨款中加入“扞卫法治”作为拨款的条件,便被匈波两国认为是项庄舞剑,又指其以一己之意识形态勒索,以此限制其主权地位。然而荷兰、奥地利等国亦态度强硬,没有在法治原则上妥协的意图,结果此万亿预算便就此卡住。不过以匈牙利、波兰经济条件不算优越,此方案相当于两国去年国民生产总值百分之三,为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因此其他欧盟国家亦希望以此施压迫使其屈服。不过匈波两国坚拒不屈,牺牲的不仅自己国民,亦会牺牲其余25国国民一起陪葬,最终此场博弈谁会是赢家?

由于地域差异、意识形态鸿沟、富国与穷国之争,已令欧盟此统合27国的庞大超国家体系屡现裂缝。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本该为布鲁塞尔的技术官僚敲响警号,但四年过去欧盟脱离民情的臃肿官僚架构依然原封不动,富国财政的保守教条纵然因百年一遇的全球大疫有所松绑,但植根在匈波等的非自由主义势力,依然为欧盟带来困扰。虽然大多成员国要非利之所系,便是早已在此欧盟体系中盘根错节积重难返,轻言脱欧谈何容易。然而化解此鸿沟,除了是精英在谈判桌上你来我往外,还可有平衡并梳理城乡之间、国与国差异的方法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