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海外撤军非爱和平 特朗普陷阱留拜登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上周二(17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宣布,总统特朗普下令五角大楼在明年1月15日前,即他卸任前5天,从阿富汗和伊拉克共撤出2500名美军。白宫国安顾问奥布莱恩称,特朗普希望剩余的美军能在明年5月前“安全回家”。据报道,白宫还计划减少包括驻扎在索马里的700多人及其他冲突地区的美军人数。表面看,特朗普的撤军行动是在兑现他4年前竞选时的承诺。实质上,此举与近期对中国升级的敌对行动一样,都是利用他在任的最后60多天内,给下任总统拜登留下陷阱,制造难题,从而压缩其外交空间,为今后自己政治影响力的延续及东山再起奠定基础。

撤兵造成既成事实

同时研攻伊核设施

特朗普政府早前已将驻阿富汗美军人数从8600减至4500,驻伊拉克美军也从5200人减至3000人。事实上,特朗普打破过渡期人事维稳为主的惯例,日前对国防部高层大换血,撤换包括防长埃斯珀在内的多名高官,导火线之一就是对方不同意仓卒撤军。

由于美军是制衡阿富汗塔利班势力的主要力量,在未有周密部署情况下仓卒撤走,引发各方面的担忧。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就警告,美军仓卒撤离,可能会令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的平台”,他强调,北约盟军应在适当时候“以协调有序的方式一起离开”。连一向支持特朗普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对撤军持反对态度,认为撤军将令阿富汗政府失去对抗塔利班的能力,伊拉克的撤军令伊朗更加“大胆”,看起来更像是“伊斯兰极端主义的胜利”,甚至将撤军行动与1975年美军撤出越南相提并论。

不过,据报道,特朗普本月12日曾在白宫一次会议上,询问对伊朗主要核设施“采取行动”的可能性,遭到副总统彭斯等高级阁僚劝阻。但报道称,特朗普可能仍在寻找打击伊朗资产及其盟友的方法。由此可见,特朗普一边要让美军回家,另一边又要延续“极限施压”政策。他的撤军行动既不是珍惜美军官兵性命,更不是维护世界和平安宁,而是在过渡期给中东局势添柴加油,令盟国与美国之间的嫌隙扩大,给拜登政府的中东政策留下一个充满挑战的开局。

虽然拜登亦曾经表示对阿富汗战争已感厌倦,但他认为结束阿富汗战争需要以“负责任的方式”,保证美国本土不受威胁,“不要再重回旧路”。现在面对特朗普撤军的既成事实,拜登上任后也很难再把美军派回去。

如果说中亚和中东的撤军为拜登留下陷阱还是较为隐晦的话,那么特朗普在离任前将要加倍对中国极限施压,则已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在印太地区的美军部署不减反增,上周二至周五,美日澳印4国海军展开“马拉巴尔2020”第二阶段军演。美国海军部长布雷思韦特(Kenneth Braithwaite)上周二提出,要在印太地区组建一支新的海军舰队,基地希望设在新加坡。他讲得很明白:“中国人在全球各地展示了他们的侵略性……自1812年第二次独立战争以来,美国和美国主权还从未面对过像今天这般大的压力。”

印太扩增海军部署

针对中国兵凶战危

在大选结束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突然公开称“台湾不是中国一部分”,在台海投下“震撼弹”。特朗普本月12日颁布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司投资31家被美方认定与解放军有关联的中国企业,引发投资者忧虑。据报道,特朗普离任前,计划以新疆、香港问题为由,制裁更多中国企业丶政府部门及官员,消息指贸易律师斯图尔特(Corey Stewart)将出任新设立的专责出口管制的商务部首席副助理部长,以协助特朗普在卸任前执行上述政策。另有报道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计划在年底前制定新规则,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将“不符合美国审计规则”的中资股除牌退市,新规或将在2022年生效。

离开白宫后的未来一段时期,特朗普仍将是共和党内拥有最大政治动员力及政治能量者,他已放眼2024年再角逐总统大位,加上共和党可能继续控制参议院,对华政策将是未来4年在野的特朗普继续争夺政治话语权的利器。

在距离明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就职典礼仅剩60多天的这段过渡期间,特朗普对中国发动最后的疯狂攻势,就是企图在离开白宫之前,在对华议题上留下深远影响力。虽然一般预料即使拜登上台,中美关系也难有根本改善,但特朗普的做法等于提前“锁死”中美关系,也在拜登头顶加上一道“紧箍咒”,若拜登做丝毫微调,都会坐实“亲中”的指控。如此尖锐对立的中美关系,连经验老到的97岁前国务卿基辛格都感到危险,他上周呼吁必须迅速恢复特朗普任内被破坏的中美沟通,“如果(中美)不能建立合作行动的一定基础,全球将陷入一场堪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灾难”。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