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留任对谁有利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中国时报》社论

尽管苏贞昌内阁民调持续探底,党内外对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即将下台的传闻不断,总统蔡英文还是以“目前没有内阁改组的计划”回应了民意的呼声与外界的质疑。但从党内外的反应来看,拥有阁揆去留主动权的蔡英文这番表态,显然未能对“幕前”的换阁争议画下休止符,反倒是对“幕后”的暗潮汹涌,乃至未来的变化,留下了无穷想像的破折号。

苏贞昌在2018败选后枯木逢春,因缘际会地被蔡英文任命为阁揆,他的角色原本就是战斗内阁,又乘著民进党操作反中、抗中的民粹之势,在选战中发挥杀伐本色立下战功,得以续任合作。但现在时移势转,国际、两岸与台湾内部政局丕变,蔡英文让苏贞昌功成身退、适时下台,以沟通整合取代对抗分裂,开展新政局与新气象,本就顺理成章;如今苏贞昌在民调中已成蔡英文执政的最大包袱,却反而得到肯定留任,看似反常,其中的政治算计不仅蔡、苏彼此心知肚明,民进党内派系与在野的国民党,其实应也了然于胸。

蔡苏体制各取所需

说穿了,此时苏揆留任的最大功能,就是能为蔡英文继续推动后续的争议性政策,并代挡因此而来的炮火子弹。面临民怨四起的大环境,现在不只莱猪进口问题仍然如火如荼,难以善了,包括开放日本核食、健保费率是否调涨、劳保费率应否调升,这些都是困难的抉择,让苏贞昌继续发挥最大的边际效益,清理战场,扛下责任后再走人,这是他存在最大的价值,也是党内各派系心照不宣的默契。

正因目前情势混乱,苏若此时下台固可稍弭民怨,但继任者马上就接到烂摊子,绝对难以讨好,当然会暂时观望不强出头。以苏之后最常被点名的阁揆人选郑文灿来说,他的桃园县长任期在年底就过半,郑若接阁揆虽不用补选市长,但先前有陈菊、赖清德等地方首长任期未满入阁,导致2018年民进党地方选举大败的负面前例,加上属性偏蓝的桃园若无郑文灿镇守,民进党在2022年可能再丢江山,郑文灿何时接阁揆当然要从长计议再发动。

另一方面,苏系人马相对单薄,不需要太多的资源与位置就可安抚,而且即使人气看衰的苏贞昌有意更上层楼,问鼎大位,对蔡英文此际避免提前跛脚,维持派系间的恐怖平衡,挺苏也只须付出最低的代价。毕竟新潮流与正国会两大派系,对后蔡时代的权力布局早已蠢蠢欲动、蓄势待发,而原本护驾的英派要角又纷纷中箭落马,霸气强悍的苏贞昌为了派系生存,现在也只能言必称蔡总统,使命必达负责挡子弹,成为压制其他派系的杠杆。

蔡英文的谋略如此清楚,自信与个性极强的苏贞昌岂能不知,但他俨然已成过河卒子,只能向前冲,无法向后退。蔡、苏两人在个性、施政风格与过去相处纪录上的扞格不合,可谓举国皆知,“蔡苏体制”的形成与运作本就充满不确定性,只是目前因为政治上各取所需,而呈现暂时的结合;好比开放莱猪的是蔡英文,苏揆不愿意背锅为此道歉,要关中天控管言论的是苏揆,蔡英文则是闪躲切割,未来蔡、苏体制的冲突是否会渐趋明显,固然牵动民进党派系利益的平衡,但影响到政局的稳定才令人关切。

做得越久出包越多

对国民党来说,此时要求苏贞昌下台是反映民意,但就政治利益而言,苏贞昌做得越久,出包越多、民怨越烈,才符合选举求胜、重返执政的目标。问题是,苏贞昌终归会下台,他能做多久、何时下台、换谁组阁,相当程度都不是国民党所能决定,因此在野党的本务不在过度的政治算计,而是言所当言、为所应为,忠实且精準地掌握民意趋势,才能得到民意真正的信赖。

事实上,苏贞昌继续留任阁揆,到底对谁有利,其实答案已经很清楚,如果流于权谋,机关算尽,终归会作茧自缚,遭到民意唾弃。因为人民反莱猪进口,捍卫健康安全;反中天关台,捍卫言论自由的怒火不会自动消失,蔡英文是否提前跛脚,更不会因为权谋算计而得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