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Trump的卷土重来

字体大小:

来源:兔主席微信公号

几周前,在Biden已经明显赢得2020年大选之后,Trump仍然拒绝承认落选,并发动亲友团队在各州发起诉讼,质疑大选存在舞弊。同时,Trump持续不断地在Twitter上发推宣称自己才是大选的获胜者,Biden是“偷”走了选举。

美国的主流媒体和精英对Trump极为不齿,认为Trump在破坏美国的选举制度。一些共和党人也站出来批评。甚至Trump自己的子女(包括女婿Jared Kushner和女儿Ivanka Trump)都尝试规劝老爸,让他顾全大局。

一时间,不少人认为Trump的负隅顽抗,只是他拒绝承认失败、不愿交出心爱玩具的幼稚心态的表现。

但实际上,Trump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已经向前看了(“move on”)。他知道:把希望寄托在各州指控选举舞弊,赢得一系列几乎不可能的官司,最后逆转翻盘连任是不现实的。他的一切行动都只是为2024年竞选做准备。

历史上,美国总统任期是遵循传统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干了两任(1789-1797),之后的总统都干不超过两任,遵循的是不成文的习俗和传统。但到了富兰克林·罗斯福,这个传统被打破了。彼时先是经济危机,然后是二战。罗斯福连续四次当选总统,并在第四任上病故。

之后,不少人担心未来有可能会有人有无限任期,于是国会在1947年通过了宪法《第二十二修正案》,规定一个人只能担任最多两届总统。该修正案于1951年获足够的州批准而生效。

最关键的是,这两届不一定是要连着的,可以隔开。

所以,Trump可以在2024年再次竞选,只不过即便当选,也不能再在2028年竞选连任了。

这样的话,Trump即便不能连任,被迫要从白宫卷铺盖走人,但也可以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再书新的辉煌。他今天做的一切事情也就变得有意义了。

这个选择,Trump的幕僚、亲友、亲信、共和党内的支持者肯定都很清楚。而对于Trump努力抹黑2020年选举、拒绝承认落败的做法,可能也会有分歧。

一派认为这种做法(抹黑2020年大选)吃相难看,不利于Trump在2024年卷土重来,而且可能不利于整个共和党的政治形象和政治基础,对美国的政治建制都会有长期伤害。他们会劝说Trump:优雅的承认失败可能对下次竞选,对于我们整个运动,都更加有利。我估计大多数“常人”都属于这一派。

还有一派会认为,抹黑2020年大选是2024年竞选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只要将2020年大选充分抹黑,让Trump的支持者认为Trump运动遭遇了极大的不公,就能够调动支持者的情绪,极大增加2024年获胜的机会。这一派是只在乎自己的政治目标,不会顾及这种做法对美国政治建制的长期伤害。我估计这一派的倡导者就是Trump本人,然后是他身边最亲密的铁杆。

目前来看,就2024年大选而言,Trump的策略很可能是成功的。经过他日复一日不断地宣传造势,有高达77%的Trump支持者认为Biden就是通过选举舞弊获胜的(Monmouth大学的一个民调)。Trump非常了解他的支持者的心理。他也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在自己支持者的心目中,2020年大选的合法性已经被否定了。2024年将被塑造成是一个伸张正义的复仇行动。Trump将把未来三到四年都变成竞选年,去最大程度的调动和积累支持者的力量,帮助自己回归白宫。

共和党的建制派精英怎么看呢?从他们在大选之后几周都不愿意承认Biden当选,默许乃至鼓励Trump去抗争选举结果的表现其实可以非常清楚看到,共和党内已经无人:没有任何共和党人能够得到7000万选票;没有任何共和党人能够在党内挑战Trump;没有任何人可能在2024年共和党初选打败Trump;Trump是共和党/右翼政治/保守派在2024年上台的唯一希望;共和党建制派也许不喜欢Trump的方式和人格,但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今天的共和党已经被改造为川普党。今天的共和党属于Trump。

共和党的基层民众都支持Trump。在这个过程中,任何非议Trump的共和党政客都可能使自己在选举中遭受打击。以卵击石,有何意义?共和党建制派精英已默默认定Trump就是2024年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在大选结束后的2020年11月当月,2024年竞选活动已经开始。既然如此,那就由Trump去选择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吧。

Biden的四年是非常艰难的四年。还没上台,他已经有点像一个跛脚鸭总统(lame duck)。首先,参议院预计将在共和党手中。民主党在众议院的票数优势也非常薄弱。最高法院在共和党手里。这使得Biden及其班子无法推行任何大规模的立法:无论是税收、医疗还是环保。民主党所希冀的增加最高法院席位、将波多黎各和华盛顿特区提升为州地位(因为这两地都是民主党铁盘,民主党希望藉此扩大民主党的地位)等大胆想法就更加不可行了。此外,不仅仅枪械管理、刑事司法等领域的改革很难进行,Biden连最基本的内阁人员任命乃至年度预算都可能遭到共和党的狙击。未来几年,预计Biden将只能通过签署行政令(executive order)有限的行使总统权力。

而Biden又接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全球第一的疫情(1300多万人感染、27万人死亡),光是控制疫情就非常困难。由于美国的制度文化和民情,目前看来,除了派发疫苗之外白宫很难有其他办法。疫情集中打击的是美国的中低阶层,将进一步加剧美国的经济社会不平等/贫富差距问题。Trump的减税加上COVID-19疫情使得美国的经济社会问题比2016年Trump上台时还要严重。

Biden将需要把大多数经历放在控制疫情、援助中低阶层和稳定经济上。这需要多少时间?1年?2年?3年?甚至Biden的整个任期?没人知道。而即便在这些领域,他也需要获得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的支持,需要获得各州共和党的支持。他需要在这些防疫和维稳问题上投入大量的政治资本(到处求人),因此也使得他很难在疫情之外的任何美国本土议题有所斩获。

支持社会主义的民主党左翼/进步派/progressive能有什么收获?笔者估计他们不会有任何收获。Biden甚至不会把他们的成员放入内阁(譬如商务部、劳工部等重要部门)。他们的成员、他们的运动基本不用幻想能够通过Biden的这个平台、这届任期实现政治收获。他们会越来越发现,Biden的这个平台和他们根本就没关系。

Biden在国际问题上也早已被Trump和共和党限定了。比如说中国问题。反华确实是Trump以来在华盛顿营造的一个大的、跨两党的政治共识,尽管Biden深谙外交,但来自共和党及美国国内强大的舆论压力使得他在中国问题上要极度小心翼翼,恐怕不敢表现出怀柔、友好的态度。他不好直接、马上放松中美贸易战以来设立的各种关税和制裁,而要想一些替代方案。他需要效仿Trump批评中国的防疫。他需要继续就人权问题上做各种表态。只要他对中国怀柔,显示出友好合作的态度,就会被共和党批评。共和党政客也将绞尽脑汁在国会提出各种反华议案,对Biden提出各种批评,进一步限定他的选择。实际上,共和党人可能希望看到Biden对华软弱,因为这将是2024年Trump大选里的核心主题。

此外,Biden还要面临无数其他的外交问题,与美国各种传统盟友及国际组织重新建立关系的问题;中东问题(伊朗问题、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的驻军问题、以色列问题等),等等等等。这些外交问题与中国问题又是相互关联的,因为在许多重要的国际问题上美国与中国有共同利益,或者需要获得中国的配合、支持。

Biden会发现,在这四年里,做任何的事情都是空前的难:台下一堆人都等着对他进行大批判,为他的下台倒数。

Trump在未来四年里会做什么?

1、 Trump将天天发Twitter中伤丑化Biden政府。Biden政府做的任何事情都将被Trump批评。放在聚光灯下放大,加以丑化、妖魔化、污蔑、中伤;

2、 Trump将竭尽全力撕裂美国社会。Biden说他上了台就要服务全美国人民,可是挡不住台下有一个有7000万粉丝的前总统在一半美国人面前天天抹黑你。Biden试图团结美国的努力将很大程度被Trump消解;

3、 Biden接了一个空前的烂摊子,且手里的权力很有限,焦头烂额地处理烂摊子里的各种破事。Trump则会将Biden遇到的各种问题都无限放大,藉此证明Biden的无能,并将其变成自己的政治资本;

4、 Trump将回到他最熟悉、最舒适的“外来者”(outsider)身份,攻击Biden及其华盛顿精英政客及幕僚。Trump在台上时,把自己打造成“外来者”攻击华盛顿时有些别扭的,但一旦重新离开白宫,在外面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抹黑白宫就非常舒服了;

5、 Trump将到处讲演、搞各种公众集会活动,天天抹黑Biden。Trump将成为一个空前的政治反对派,嗓门比白宫还大。华盛顿和各地的共和党人都将呼应Trump。Trump将打造一个比2016年之前更大的运动。一个仇恨华盛顿精英、充满怨恨、以中低层白人为基本盘的运动;

6、 Trump可能搞自己的媒体平台,打造自己的宣传喉舌,进一步抹黑Biden、华盛顿精英/幕僚及民主党。这次大选后,右翼喉舌Fox比较早的就跳了Trump的船,承认Biden当选,甚至若干主持人都对Trump有所批评,与Trump调性非常不匹配。大批Trump支持者认为Fox“太左了”,转向更右、更极端的媒体Newsmax。Trump常年持续对主流媒体的中伤为他创造了机会:一个既能在商业上服务他,又能在政治上服务他的机会——创建一个主导宣传的全新的右翼媒体,直接触达Trump支持者,加大力度对他们宣传洗脑。这个宣传机器将对2024年Trump复归大计发挥重要作用。

总而言之,我们将会看到,共和党和Trump将不遗余力地妨碍Biden工作,抹黑中伤Biden政府,分化和撕裂美国社会,不择手段的谋求2024年的回归。

笔者认为,这四年里Biden将疲于奔命,政绩可能寥寥,只是Trump 2024年强势回归的过渡期。

2024年,82岁的Biden还能竞选连任么?笔者认为不太可能了。而Trump还有可能。Trump比Biden年轻三岁半,2024年的Trump与现在的Biden年龄相仿。仅从年龄/生理角度看,Trump还有机会。

假设2024年Trump身体健康,重新竞选,且当选了,到2028年会如何?

笔者认为这时Trump比较有可能会推出自己的儿子Donald Trump Jr或女儿Ivanka Trump。这两个人在Trump的支持者里都有相当的群众基础。而且Ivanka的影响力更大,有可能能够俘获一些民主党人。如果第二代Trump上台,那有可能就是两届八年任期。也就是说,有可能从2024年至2036年,甚至更长的时期,美国都由Trump家族执政。

这其实就是民粹右翼政治主导美国的结果。左翼政治/社会主义可以解救美国的危机,但只可惜左翼政治短、中期都还没有机会。

对于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中国只有四年的时间。中国政府、中国企业、中国的公民。只有四年的“缓冲”时间。在这四年里,Biden哪怕不是对华亲和、友好的,但至少是可预测的、可沟通的,“可管理”的(manageable),可能能给中国换来有限的、短暂的时间。四年之后,Trump所代表美国右翼势力可能卷土重来,并且比原来更加强劲。他们将尽全力把所有美国的国内政治经济社会矛盾转移到中国。

中国国运面临的更大考验还在后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