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拟设“亚洲沙皇”应对中国挑战

字体大小: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周二(1日)向《纽约时报》表示,上任后不会立即撤销现任总统特朗普向中国约一半对美出口产品征收的25%关税,或特朗普政府与中国签署、要求北京未来两年增购约2000亿美元美国商品的首阶段贸易协议。拜登称希望先全面评估现有的中美协议,并咨询欧亚传统盟友“以制定协调一致的策略”。另外,《金融时报》引述消息报道,拜登正考虑设立“白宫亚洲沙皇”一职,应对中国挑战。

针对知识产权制定贸策

拜登接受《纽时》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电话访问,谈及对华贸易政策时,说:“我不会采取即时行动,对关税亦是如此,我不会对我的选项先入为主。”他认为最佳的对华战略是令所有美国盟友都站在同一阵线,这将是他上任最初数周的主要优先事项,又称其目标是“制定能在中国滥权行为方面取得实际进展的贸易政策”,有关行为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倾销产品、非法补贴和强制技术转移等。

拜登续指应对中国时,一切都关乎影响力,但承认美国在这方面有所不足。他主张促进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的共识,在美国研究和发展、基建和教育方面推行政府主导的大规模投资,加强美国影响力,“我想确保我们将通过优先投资美国来拼命作战”。

研设“亚洲沙皇”关注中印

另外,5名知情人士向《金融时报》透露,拜登正衡量在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增设“亚洲沙皇”的选项,此举将突显亚洲的重要性。有拜登过渡团队成员称,拜登“多次表明亚太地区是重大机遇之一,同时我们在该地区的利益和价值观面临日益严峻的挑战”。

报道指拜登团队在大选前征询多名亚洲专家意见,其中包括设立一个“中国沙皇”的提案,其角色将跨越整个华府,但部分顾问认为,此举或令北京有一个可集中施压的显着对象。消息人士强调这只是数个结构上的提案之一,团队尚未作任何决定。其一可能是“沙皇”一职下会有3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主管,分别关注中国、印度,以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友如日本、韩国和澳洲等。

有专家认为这可向美国传统盟友发出正面信号,但亦有前国安官员忧虑加剧官僚体制,妨碍决策效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