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重开高层对话可期

字体大小:

旺报社评

2020年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主义”操弄下,陷入双方建交以来最严峻的挑战。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傅高义及哈佛大学政治系教授艾利森,不约而同以一战历史为殷监,示警两国若不能找到新的大国合作模式,双方将步入灾难性战争,导致全人类的失败。

拜登的胜选使中美冲突的危机出现转机,北京对华府提出走向合作的呼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提出,未来中美关系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零和游戏已经过时,在不同国家和文明间煽动疑虑和仇恨是极不负责任,沉迷大国对抗的人自陷困境。此可窥见,中国对美外交“斗而不破”仍是基调,避免陷入艾利森以历史案例演绎所预警的“修昔底德陷阱”。

然而,造成中美关系前所未见的恶化,非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人所为,此乃肇因美国社会从菁英到普罗大众对中国崛起之集体意识下的威胁认知。美国民意对陆认识的结构性偏见,将制约未来拜登政府的对陆战略开展。拜登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表示,希望在美国国内达成两党的共识,作为建立对中国影响力的一种方式,因为与北京打交道的关键在于是建立影响力。

惟“影响力”有别于外交施压的关键,在于彼此间是否存在信任,而中国崛起是否令他国感受到威胁,其重点亦在于此。崔天凯认为,与中国的“交往”政策,不是白宫国安顾问欧布莱恩形容之“过去的失败”,面对后疫情时代,须反思中美重要的双边关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电贺拜登当选美国总统的贺文中,重申陆方愿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动中美关系稳定发展,为应对公卫、气候变迁等全球化挑战,中美应相互合作而非相互“脱钩”。中国外交刻正与大国竞争中,摸索合作模式,其间与美国应重建互信,虽然挑战重重,但此为摸索新形态合作的基础,以避免彼此被国内政治的民粹绑架,走上没有赢家的“共损”。

傅高义呼吁,美国应承认中国对世界的贡献,公平地对待中国。北京在新冠防疫、“碳中和”及透过“一带一路”在第三世界国家推动的基础建设有助于人类解决共同挑战,中国的全球参与可与美、日及欧盟形成互补,而非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发表的《中国挑战要素》(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报告所言之“取得世界的主导地位”,建立以中国为中心的“世界新秩序”。

因此,各国无须面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言下之“一边是野蛮,一边是自由”的抉择。其实,日韩面对中美即不选边,相对于中美关系陷入困境,中国与日韩间的关系持续改善,维系紧密的经贸关系。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指出,中日“是一衣带水近邻,也是长期合作伙伴,有必要及时进行战略沟通”。王毅访问日、韩即以具体的“面对面外交”破除特朗普政府所欲张起的“对中包围网”,先期藉“周边外交”收敛“战狼外交”,创造日韩共同调停中美“新冷战”的条件,以期稳住后特朗普时代的对美“大国外交”。

中美对立升高,甚至步上全面对抗不会增加台湾的安全,对台湾不具任何益处,不仅“台湾问题”易成中美冲突的导火线,更因台湾处于两超级强权板块断层线上,若中美对撞,台湾万难承受地动山摇。蔡政府应乐见拜登上台后,重拾对欧盟、日本及韩国等传统盟邦的尊重,避免“同盟萎缩”将全球推入失序的“金德伯格陷阱”,并与中国恢复“交往”,以渐进方式,给中国更多的时间调整政策及改革体制。“特朗普主义”下的“甩锅”中国,无助美国国内问题的合理解决,徒使二战结束后的“长和平”终结,世界再现狼烟四起。

中美对立激化压缩台湾对外“避险”操作的空间,使蔡政府外交上“扈从”美国成为合理选项,但“一边倒”造成两岸关系每况愈下,RCEP等区域多边自贸体制不得其门而入,台湾国际空间更紧促。

拜登胜选为中美关系带来转机,中期而言,双方重开高层对话应为可期,亦是蔡英文对外战略改弦更张的契机,如何缓解紧张情势应超前部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