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首波人事 稳健中有妥协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联合报》社论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陆续宣布了其人事布局,国安团队名单反映了他本人对外交及国安事务的嫻熟,也反映了后特朗普时代全球殷殷望治的期待。这个名单,可以看出拜登的用人风格,以及他所受到的限制。父母皆来自台湾的华裔第二代戴琦(Katherine Tai),则获提名为美国贸易代表,也是深受瞩目的安排。

拜登的内阁名单,和原先外界的预期略有出入,主要是现实的考量。首先,内阁人事需经参议院同意,而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仍占多数,拜登须提名能过关的人选,因而有时只能作次佳选择。例如,前国安顾问莱斯原是国务卿的大热门人选,但共和党指控她帮前国务卿希拉里隐藏违法的证据故可能杯葛,拜登因而选择由布林肯出任。

其次,拜登也担心共和党采取焦土对抗策略,对其人事一律否决,将使形势更棘手。为避免人事同意权沦为两党之争,拜登正考虑妥协,邀请若干共和党人出任某些较中立的职位——如商业部长,以换取共和党在人事同意权上的不全面杯葛。

第三项因素,则是民主党内部歧见。胜选后,民主党温和派与激进左派即争得不可开交。拜登是中间派,他必须考虑党内平衡,让党内左派也能满意,因此必须避开左派强烈反对的人选。例如中情局前代理局长莫瑞尔,因替刑求辩护,迅即从中情局长名单中出局。国土安全部长梅奥卡斯,虽被移民团体指责他要为遣返百万非法移民负责,但因为他是拉丁裔,可一新耳目,被勉强接受。党内希望推动绿色新政的团体,则称许拜登创设“全球暖化特使”之新职,由前国务卿柯瑞出任更是高招。

当然,有些职位上必须任用亲信,才能有效指挥管理。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与国务卿布林肯在拜登身边都超过十年以上,取得绝对信任,才能出任新职。但国防部长的选择,则更曲折。前国防部政策次长弗卢努瓦是许多人口中的国防部长不二人选,她精通国防政策,对中国又强硬,曾主张美军应维持在72小时内消灭南中国海中国舰队的吓阻能力,很容易获得参院同意;但最后提名人选,却是退役上将奥斯丁。

奥斯丁是首位非裔出身的国防部长,这是其优点;但他是实战出身,政策非其所长。十一年前讨论阿富汗增兵时,佛洛诺伊曾与副总统拜登唱反调,结果奥巴马总统却同意佛洛诺伊之见增兵。如今,拜登应无意任命主见太强的部长,选奥斯丁是“安全牌”。

拜登的国安团队具明显菁英取向,集合了奥巴马任内八年的历练。这群菁英也代表著一种跨党派共识,那就是自由贸易与民主;拜登本人也拥抱这个共识,希望结束特朗普四年来的分歧。但四年来国际环境已改变许多,中国兴起改变了国际权力结构,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则恶化了全球秩序与结盟关系。因此,拜登希望发起“民主峰会”,与盟国合作对抗中国与俄罗斯的竞争,但这并非容易的事。

至于美国史上首位华裔贸易代表的戴琦,其对中贸易立场深受关注。她曾批评特朗普政府对中关税属防御措施,而好的贸易政策还须“进攻”,才能让美国以更强的实力捍卫开放民主的生活方式。她是否会特别“照顾”美国对台湾贸易,仍看不出端倪。

拜登与他的团队必须三面作战,除面对共和党及民主党左派,还须重新获得国际盟友信任和中俄的敬畏,这都需要绵密细緻的幕僚策划与穿梭外交。拜登在国际事务浸淫长达五十年,其阁员也多拥有丰富的政府经验,这是好的开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