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化反垄断——市场也有无法自行解决的问题

字体大小:

01观点

中共中央政治局上周五(11日)召开会议检讨新旧政策时,提到推动改革时要“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其实,这套治理逻辑在近日中央推出一系列的政策中已见端倪。回想当初邓小平提出改革社会主义至今,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共意识到现在又再次到达需要改革的另一个关键时刻。执政者必须坚定认识到,没有一本天书能读到老,必须时刻改革,才能令国家长治久安。

“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两者都是中共针对资本主义运作所产生的问题所推出的修正。在原始资本主义中,市场的“无形之手”代表了效率和利益,而政府的“有形之手”则与之相反是低效和干涉的代名词。不过,在经历过金融海啸之后,世人开始对于原始资本主义中的对主义的绝对信奉产生了一定的疑问。无疑,市场某程度上是效率的代表,但效率并非一切,有时也会产生问题。

“垄断”与“资本无序扩张”两种问题,都是百份之百源自于市场自己所产生的问题,并非来自于政府的“有形之手”。前者是某些企业基于逐利原则,通过利用市场本身存在的不公平性与资讯不完全公开的现实,自行杜绝市场竞争。市场要有效率必须要有竞争,但市场却自己会产生杜绝竞争的现象,故此垄断可谓是资本主义中典型的“矛盾现象”。

至于“资本无序扩张”相对而言并没有这种矛盾现象,但近几十年市场发展却证明,资本不断逐利虽然对企业盈利有好处,但对大多数的一般人而言,却未能带来太多好处。而且,资金无节制地扩张,产生了金融和经济的系统性风险,一旦触发引爆点,更会造成经济大灾难,令大部分人受害。

改革开放到另一个关键时刻

既然这些问题都是“无形之手”所产生,也就意味着不能单依靠“无形之手”自行矫正,而必须通过政府的“有形之手”。中国政府近来针对平台经济推出一系列反垄断措施,先有蚂蚁集团于香港上市被叫停,然后内地监管机构明言要打击垄断,周一(14日)阿里、阅文等更因违反《反垄断法》而被各罚50万。而“资本无序扩张”,虽然未有很明显的打击对象,但政策制定者反覆指出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在货币扩张政策上处处小心谨慎,也是积极地防范资本过度扩张可能引起的系统风险。

改革开放市场化引入资本主义后,中国渐渐观察到资本主义引入后的一些问题正在累积,当下正面临不得不作出改革的另一个历史时刻。如果说四十多年前邓小平时代的改革是“引入资本主义”,当下的改革必是“规管资本主义”、令其能与中国的“社会主义初衷”互相配合。曾经很多人以为,中国改革开放后就会依着路线一直变成一个西式资本主义社会,但中国意识到必须按实际情况不断改革,这次引入了资本主义,但不代表就要一直被资本主义牵着鼻子走,而是要认清每个时代国家最需要的是什么,并找寻出达到的道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