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时代台湾牌的价值

字体大小:

中国时报社论

因应美国政权交替后的世界新局,各国重新设定外交政策,蔡英文也主动出击,在国际场域发表重要谈话,期望为台湾开创有利形势。但她未能正确掌握国际局势转折的关键点,依然延续过去4年“联美抗中”的旧思维,甚至增加赌本,不惜以台湾人健康换取美、日象征性的支持,偏差的政策无法带领台湾走出阴霾,只会带来更严重的国安风险。

蔡英文连续在美国智库“哈德逊研究所”、美国“国际民主协会”及“台美日三边印太安全对话”的活动中致词,勾勒出台湾对外关系积极、乐观的一面。但制式的政治语言难以引发共鸣与认同,更无法化解台湾面临的内外危机;对大陆采取更为强硬、敌视的态度,只是反映民进党仍然一厢情愿以为单凭美国的保护伞就可摆脱中共的威胁,但现实世界与民进党的主观期望却是背道而驰。

过去4年,民进党全面选边美国、押宝特朗普,得到的是特朗普狂打“台湾牌”,高层官员高调专机访台,大规模军售等象征性的支持。但在实质层面却是两岸关系加速恶化,台海军事均势一面倒倾向中共,对大陆的贸易依存度屡创新高;台湾被排除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及《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PTPP)等区域经济整合之外;即使在台美双边关系上,除了绿营津津乐道的台美关系空前友好之外,并没有深化双边关系的具体成效。

展望未来,拜登政府将延续与中国“战略竞争”的路线,但无意与中共进行全面对抗的意识形态之争,主张双方在政治、军事及经济上可以“共存”,良性公平竞争可以带来在公卫、气候变迁、防止核子扩散等领域的合作机会。

拜登将遵循一中政策

拜登与特朗普都强调维持与台湾的良好关系,但拜登阵营坚持遵循一中政策、反对片面改变台海现状是最佳方案,拜登政府官员不会发表“台湾从来不是中国一部分”等令绿营亢奋的言论,甚至官员访台及军售都可能减少。

民进党不愿记取一面倒向特朗普的教训,依然将所有筹码压在美国新政府,但无法体察拜登将以重建国内经济,重新凝聚社会共识,及降低政治对立为施政最高优先,他短期内无意挑起美中关系新争端,台湾问题更不会在施政雷达萤幕上。拜登宣布在国内环境强化前,美国无意签署任何贸易协议,虽非针对台湾,却已暴露民进党的误判与一厢情愿。

处于困境的民进党不但不肯纠错,反而病急乱投医,可能在日本福岛核食议题上重蹈莱猪覆辙,再度以人民健康为赌注,拉拢日本抗中,同时换取虚幻的CPTPP入场券,这种走偏锋、高风险的外交操作使台湾步入更大的危机。

民进党政策最大的谬误,还是在拒绝正视大陆崛起的事实,希冀美国及结合“理念一致”国家共同抗中,勇于担任美国反中的急先锋,结果只见两岸关系急转直下。拜登上任后美中关系可能稍微缓和,但并不等同两岸关系的紧张同步降低。相反地,由于大陆掌握更大的主导力量与发言权,两岸关系将逐渐与美中关系脱勾,大陆可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但不会放松对统一的步调。

小英矛盾两岸更对立

中国大陆的目标在于维持经济高度成长,巩固共产党统治,对外则以发挥经济、军事及科技的综合力量,成为主宰亚洲的强权。在大陆内部,为达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统一台湾是必要条件。而外部因素方面,要突破美国的箝制,美中强权竞争加速大陆处理台湾问题的时间表。中共涉外系统警告外国不要涉入中国的核心利益,以及国台办发表“台美勾连注定失败”系列等大动作,都凸显了中共的意图。

面对两岸新形势,蔡英文重申“建设性的两岸对话,在不预设前提下,和平解决歧见”的重要性,却又强硬表示,“台湾坚决走不同的路,因此,势须制止军事冒险主义”,矛盾的讯息无助于消除两岸的歧见,没有实力为后盾的谈话没有吓阻力量,只会加深对立。

美国、日本与大陆的智库最近分别调整预测,原本预估大陆GDP在2035年超越美国,现在已提前到2030年、甚至2028年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拜登政府不会把台湾当牌打,反而希望两岸自己解决纷争,民进党企图借助外力化解大陆压力,会愈来愈不切实际,“联美抗中”旧思维必须改变。

两岸关系千丝万缕,和平发展、建立对话仍是两岸最大公约数,两岸领导人有共同责任降低冲突风险,让和平发展留下一线生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