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十年 改革梦未圆

字体大小:

2010年12月17日,突尼斯26岁小贩布亚齐兹因被当局没收摊档而自焚,控诉失业及政权贪腐问题,触发席卷全国的茉莉花革命,推翻掌权23年的时任总统阿里,亦开启“阿拉伯之春”民主革命序幕。10年过去,多个阿拉伯国家政治形势和经济依然恶劣,贪腐与社会不公问题未解决,甚至较运动兴起前更恶劣。有民众抱怨自焚者触发革命,毁了他们的生活。学者则认为改革梦未圆,现在的示威运动汲取了阿拉伯之春的教训,已进入“更成熟阶段”,自焚者的胞妹亦寄语突尼斯人继续抗争,争取自己的权利。

突尼斯小贩自焚掀序幕 乡邻评价两极

布亚齐兹(Mohamed Bouazizi)曾被视为改变阿拉伯世界命运的人物,甚至在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市亦有街道以其命名,纪念他令国家实现民主转型并带来自由。不过《卫报》到访其家乡、中部小城西迪布济德(Sidi Bouzid),发现当地人对他的评价两极,尤其革命过后经济问题每况愈下,令许多人感到痛苦。

2010年以来,突尼斯经济增长减半,失业率高企,年轻人占失业人数的85%。不少突尼斯人对国家感到无望,部分激进伊斯兰主义者加入圣战组织,也有人乘船逃到意大利,寻找出路。西迪布济德居民哈尼(Ashraf Hani)批评革命没有带来改变,情况还在恶化。54岁居民伊曼(Fathiya Iman)看着城内巨大的布亚齐兹的画像,直指画中人就是“摧毁了我们的那个人”、“我对着它咒骂”。布亚齐兹的亲戚称,他们的姓氏曾让突尼斯人引以为傲,但现在西迪布济德及家族姓氏像诅咒。

埃及政权两换画 叙利亚利比亚内战连年

突尼斯是阿拉伯之春之中唯一实现民主转型的国家,其他国家10年后情况各异。埃及在革命后虽诞生首位民选总统穆尔西(Mohammed Morsi),但上任不到两年便被军方政变推翻,军人出身的领袖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将埃及带回到高压统治之下,甚至通过宪法延长总统任期。部分国家如叙利亚、利比亚及也门等的反政府示威演变成长年内战,造成数以万计人丧命。

曾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市郊经营地下诊所,为反对派武装治疗的医生巴卢尔(Amani Ballour)称,叙国人民“已放下了我们的梦想”,她亦逃离国家。不过她相信即使现时示威已平息,“那些因战争与政权压迫受苦的人不会容忍”,愤怒的民众终会反扑。因政府作出让步而令示威受控的约旦,当地人拜巴尔(Rawan Baybars)称阿拉伯之春是她生命的转折点,令她明白到即使国家存在许多问题,但“事情是可以改变的”。

学者:汲取教训示威进更成熟阶段

贝鲁特美国大学的社会学者马杰德(Rima Majed)表示,以为国家会迅速改变的想法是天真的,结构变革需要更多时间,不可能在“阿拉伯之春”仅仅结束数年后作出评价,因此不想将“阿拉伯之春”描述为失败。前约旦外长、非牟利机构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学者马沙尔(Marwan Muasher)称:“人们认为阿拉伯之春已经结束,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现在看到示威运动进入了一个更成熟阶段。”他说,示威者从第一波示威浪潮的错误中汲取教训,他们争取的诉求“停止贪腐和实行善政依然重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