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任总统享终身司法豁免权 普京或在部署接班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俄罗斯杜马日前通过一项新法案,赋予前总统及其家属终身司法豁免权,免于在卸任后被警方或调查员问话、搜查、拘捕,总统普京亦已正式签署。新法同时让卸任总统拥有终身联邦议会议席或参议院议席,此席位也将确保卸任总统免于起诉。俄罗斯联邦自1991年成立以来仅有三名总统,分别为早已去世的叶利钦、前总理梅德韦杰夫,以及普京自己,因此此新法案被视为为普京个人度身订造,尽管其2024年不再角逐连任,仍可确保自己在此免死金牌附身后,下台后与家人亦免遭清算。

普京在年中当俄国疫情迅速爆发之时依然进行修宪公投,将宪法中的连任限制废除,又将现任总统过往任期重新计算,意味普京可在2024年两任任期届满后再度连任两届,掌权多十二年直至2036年普京年届84岁为止。年中的修宪条文中又提升总统咨询机构国务院的权力,将部份总统外交内政的职权转移到国务院,一旦普京不再担任总统,亦可循国务院架空总统垂帘听政。而本月中普京批准的国务院成名单,主席一职正正是由普京本人担任。日前的卸任总统终身司法豁免权,亦是此修宪程序的一部份。

如此一来普京不论是连任、当太上皇抑或裸退,皆是进可攻退可守,不论如何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而普京每一步抓权的部署充份反映其未雨绸缪的性格,如当其近乎藩属的邻国白俄罗斯,月前因终身总统卢卡申科涉嫌大选舞弊而触发全国示威,普京不但废除任期限制为其几乎的终身制铺路,同时亦在地区选举前肃清国内的反对派,有“普京头号政敌”之称的异见人士纳瓦尔尼则在拉票期间中毒差点送命,至今真相未明。而当美国总统特朗普面临卸任后遭起诉时,普京亦快人一步赋予自己卸任后的司法豁免权,计划甚为周全。

部署2024年后布局

普京忧虑随其年纪渐长显得愈来愈实在,月前英国小报《太阳报》引述克宫消息人士指普京健康正恶化,公开场合上腿部及手指皆颤抖及抽搐,案前又疑装有止痛药的杯,或为帕金森症症状。同时间普京又被发现举行视像会议期间多次因咳嗽要中断讲话。小报之说固然不可尽信,惟当2024年普京任期届满时将七十有二,能否再有精力处理日理万机亦成疑问。俄国史上前任领袖的政策遭继承者推翻例子多不成数,赫鲁晓夫极力推行去斯大林化、叶利钦将戈尔巴乔夫极力维持的苏联解体、普京则反叶利钦的亲西方改革路线而行。

若然普京果真要退下来,也必定要找值得信赖的亲信,其中今年才被提拔为总理的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被视为接班人选大热。其在担任税务局局长期间便负责把税务数码化,亦透过经营曲棍球队此俄国权贵玩意,跻身莫斯科的统治阶层。另外曾担任莫斯科市长,负责首都重建计划的新任副总理苏比雅宁(Sergei Sobyanin)亦榜上有名。有力问鼎下任总统一职的还有国防部长绍伊古(Sergei Shoigu),不过其年纪只比普京小三岁而且在军中颇具威望,亦令其成为继任人的机会大打折扣,或要让路予其他后起之秀。

不论如何,普京在疫下举行修宪公投,改组国务院并自任为主席,可见其就算从总统之位退下来,要全面裸退的机会亦不大。不论2024年后入主克宫者为普京或是一个新面孔,俄罗斯人民亦难以摆脱普京在此土地上加诸的意志。不过在俄国几百年历史中,强如彼得大帝或斯大林者在身后亦不能避免因夺位而起的政变及权力斗争。在人治政体下,权力往往跟随强人领袖而消散,权力继承缺乏一套行稳致远的机制,往往成为此类威权国家政治不稳的肇因。而普京在此迟暮之龄,早日部署平稳接班显然成了当头大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