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危机之解除不取决于习近平或拜登

字体大小:

来源:香港01

作者:郑真

特朗普任期仅剩不到一个月时间,拜登2021年1月20日上台后的中美关系何去何从始终牵动各方神经。

不少声音认为,“特朗普要钱,拜登要命”,“建制派精英拜登比特朗普更难应对”,有分析称中国可先一步打开局面,为中美关系的重启制定切合实际的目标和路线图。

在笔者看来,中美关系转圜的关键不在主动与被动的操作。归根结底,中美关系的未来取决于中美各自的发展以及世界形势的发展。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可忽视的变化。

拜登上台后,美国是否会放松贸易战、科技战的步伐,会否对层层升级的两国对垒降温,会否联合更多的盟友针对中国,这些是中国关心的。而拜登如何选择取决于美国的需要以及盟友是否配合。

拜登需要了解四年来的世界新变化。“美国回来了,我的施政计划雄心勃勃且非常激进”,美国将“准备好再次领导”全球舞台。拜登11月24日公布首批内阁成员名单时,在记者会上信心满满。

没错,美国是回来了,至少开始重回精英政治。但是美国回来并不代表特朗普过去四年的外交影响一笔勾销。

中国已经不是过去的中国,世界也不是过去的世界。过去四年,卷入中美冲突,受到教训,是加拿大、澳洲等美国盟友的切身经验。尽量在大国之间中立是无法逃避的国际现实。“直面中美结构性矛盾”是中美以及全世界都无法绕开的话题。

美国必须回答是否承认中国的崛起,以及如何同中国打交道。美国的盟友们面临无法简单追随美国领导、欢迎美国回来领导世界的局面。

不止中国和世界变了,就连美国也同样不是原来的那个美国。此次大选乱象足以证明,美国社会矛盾之尖锐,两党分裂形势之严峻。特朗普过去四年没有在弥合分歧上做出贡献,他拒绝认输是进一步加剧社会极化的表现。

拜登之后2024年如果共和党总统上台,谁又能保证美国不会将政策调回特朗普时代?美国国内政治的极化,以及在内政外交几乎所有问题上的严重对立本身就说明美国病得不轻。美国的内政分裂如果不解决,外交的分裂就不可能弥合。这将带来美国政策的反覆,让各国无法适从。美国政策的不可预期性是最大的问题。

美国遇到的问题终归是美国自己的问题。美国能否重新领导世界,要看美国能否为解决世界性问题做出贡献。没有雷霆手段根本无法弥补被特朗普蹉跎的四年。机会的大门不会一直向美国敞开。

总体来看,过四年的世界大势发展是有利于中国的。美国内政状况的持续恶化也决定了美国没有更多本钱打压中国。再加上中国经济率先从新冠疫情危机中恢复,各方完全没有必要对拜登上台后的中美关系过多忧虑。

是以,特朗普过往的政策确实对中国构成挑战,也仍有可能在未来重现。但即便对中国而言,这也远非最坏情况,且并非不可承受的挑战。当浪潮退去,大势扭转,一切都会回归平静。愈是纷乱时刻,各方愈要镇定自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