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求翻盘的终极一搏

字体大小:

01观点

美国新一届国会于周日(3日)召开,然而大选的结果争议仍然不断,不仅参议院的控制权悬而未决,总统特朗普欲推翻大选结果的“制止偷窃”(Stop the Steal)行动亦未止。继日前12名共和党参议员联署称会于周三(6日)确认拜登当选的两院联席会议上提出反对后,又有传媒爆出特朗普向乔治亚州州务卿施压,要求对方推翻选举结果的录音,引起全国哗然。多个撑特组织包括民兵团体“骄傲男孩”亦纠集支持者到华盛顿声援,市长下令国民警卫队戒备,气氛甚为紧张。

美国大选纷争历史上时有发生,上届希拉莉大热倒灶而饮恨时,俄罗斯干预大选并与特朗普阵营勾结之说便甚嚣尘上。不过经历联邦调查局及后来特别检察官米勒历时近两年的调查后,不少特朗普下属纷纷因欺诈、洗黑钱、假证供等罪名下狱,却依然未拿出特朗普勾结普京的罪证。特朗普也以此作为反撃民主党人的党争理由,自称遭政敌诬陷,并饱受主流媒体假新闻抹黑,加深了其支持者的政治及传媒建制的不信任。因此当特朗普选后不断散播选举被偷走的阴谋论时,竟有逾三份之二的共和党选民认同其说法。

赔上政治稳定的操作

社交媒体疯传疑似选举舞弊的新闻,纵有Twitter及Facebook加上事实核查的标签,由于其党派立场明显及打压异见的往绩,也不被反建制的网民信任。就连保守派旗舰的霍士新闻台金牌名嘴卡尔森(Tucker Carlson)也曾转述有死人投票的新闻,当其后有传媒发现报道不符事实后撤回并道歉,但此类假新闻已牢牢刻在特朗普支持者的脑里。而霍士在特朗普大力宣扬“制止偷窃”论述时未有完全跟随特朗普起舞,又在大选日时率先确认拜登胜出亚利桑那州,皆令特朗普与霍士关系濒临破裂,更遭特朗普支持者抵制。

与特朗普分道扬镳者还有以麦康奈尔为首的共和党建制派,很早阶段便跳船承认拜登为当选人并与特朗普割席。不过亦有共和党人选择站到特朗普一方,以克鲁兹、霍利为首的12名共和党参议员声言挑战六个关键州份的选举人票结果。然而反对议案须于参众两院均获过半数方能通过,罗姆尼为首的党内反特派已声言会否决议案,克鲁兹等人推翻选举人票结果机会微乎其微。克鲁兹等人的行为明显是做样表忠,目的是取悦特朗普及支持者,为了其两年后争取连任铺路,甚至为其四年后争取总统大选入场券捞取资本。

拿国家的民主选举的认受性及总统权力的顺利和平交接,作为捞取自身政治利益的筹码,足见此批政客的道德是何等败坏。不过此亦不限于特朗普及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四年以来一直渲染特朗普私通普京的“通俄门”阴谋论,主流媒体沦为党争的舆论工具,皆加深了人民对体制的不信任,令政府及传媒的公信力每况愈下。当特朗普一个视潜规则及精英形象如无物的政客操作上来,如此以人民利益及既定体制为筹码,捞取个人利益的党争显得更为露骨和赤裸,对于整个美国民主宪政和形象都造成莫大的损害。

特朗普必须下台

纵使特朗普扭尽六壬谋求推翻选举结果,美国权力分散互相制衡的制度暂时亦令之没辙。先有各级法院拒绝受理特朗普的选举诉讼,继而有乔治亚州务卿面对威胁拒不受命,再有两院议员势将驳回其推翻选举人票议案。纵使主持联席会议的副总统彭斯受压要求其拒绝确认拜登当选,但一直对特朗普忠心耿耿的彭斯在宪法面前亦不敢造次。有民兵团体在内的特朗普支持者计划届时包围国会,亦引起十名前防长包括共和党钱尼、伦斯斐等联署反对出兵解决选举争议。面对各方的重重阻力,特朗普根本没有可能不下台。

不过美国政界要走到此步,亦看得到当今社会是何等撕裂、政府及体制的公信力是何等低迷、人民对统治精英又是何等的不信任。美国数十年来在新自由主义体制下,大量权力及财富渐由民间转到精英手上,政客渐渐脱离生活质素不进反退的普罗大众,反而却游走与财阀巨贾沆瀣一气成为超级精英阶级一份子。特朗普的崛起虽为选民对华盛顿的反扑,却也加剧了政争及分化。特朗普的故事证明,好的制度尽管可以防止腐败者作恶,仍始终改变不了腐败者本身。究竟在特朗普的疯狂四年后,华盛顿醒觉了多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