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四年 美国一场民主噩梦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在美国国会正要认证拜登当选效力当日,不服输的特朗普总统号召支持者到华府抗议,失控的群众闯入国会并在台上高呼“特朗普赢了”。这些群众随即遭到驱逐,国会则在恢复开会后认证拜登当选,为两个多月的纷扰画上宪政句点,总算维系了美国的宪法和宪政传统。特朗普在卸任前十几天,召唤这起两百年来暴民首度攻进国会事件,让全球对他的无耻和美国政治的衰败感到难以置信。

一个没有品格的总统,比起一个能力不足的总统,对国家造成的伤害可能要严重许多。特朗普的表现,完全证明了这点;美国人不支持他连任,也是看透了这点。特朗普执政四年,更在乎的是自己第一大国元首的权威感,却把美国的领导角色抛在一旁;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国家或人民利益;他为了追求胜利,毫不在乎选举体制如何设计,也不在乎民意说了什么。若再给特朗普四年,美国不知要被撕扯成什么模样。

美国大选已结束两个多月,特朗普用尽司法、行政、民粹手法全力反扑,指控对手“窃取了大选”,一心一意要推翻选举结果。经过漫长的重新计票及诉讼,都无法证明对手作弊,特朗普最后的绝招就是诉诸群众,召唤川粉到华府示威抗议。于是,华府在全球注目下演出了这场暴民闯国会的丑剧,国际社会看得瞠目结舌,美国颜面扫地。

就在川粉打进国会前不久,特朗普还厚颜地向主持这次国会认证会议的副总统潘斯施压,要求他不要承认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他甚至在推特发文向潘斯喊话:“如果副总统帮忙,我们将赢得大选。”但潘斯公开发表声明,他无权阻挡国会联席会议确认拜登当选。潘斯并痛斥那些闯入国会的暴徒:“你们没有赢,暴力不会赢!”国会是民意的殿堂,潘斯称之为“人民的房子”;一个真正的民主信徒,不会眼见国会遭到侵犯践踏而默不作声,这是潘斯与特朗普最大的距离。

就在群众攻进国会的同时,佐治亚州参议员的第二轮选举在胶着中开出,两席都由民主党夺下。民主党能在佐治亚州逆转,正是获益于特朗普两个月来的荒唐表现:他置国政于不顾,任由新冠疫情急剧恶化;他大肆特赦自己的亲信朋党,发表出尔反尔的政策,胡乱撤换官员。前几天,他明目张胆打电话给佐治亚州务卿,要他“找出”一万一千多张票来,帮他在该州翻盘。这段电话录音被公开后,外界听到了一个总统不择手段的伎俩,和他同党的州务卿却难以苟同,只能连声拒绝。特朗普的霸道与无耻,无所遁形。

正因为如此,佐治亚选民在关键时刻投下了关键的一票,让民主党赢得了重要胜利。佐治亚的两席斩获,让民主党同时拿下参、众两院的过半席次,原本外界担心新总统拜登可能在参院遭到共和党掣肘,而难以施展;现在,这个障碍也已消除。如此一来,拜登有更好的机会重新整建美国民主,修补被特朗普撕破的族群及社会裂痕。

特朗普趾高气扬的四年,让全世界看到了美国的分裂,也看到了美国脆弱的民主。但从来没有一刻曾像昨天那样,人们看到美国国会被一群暴徒闯入、国会议员惊慌躲藏,而煽动群众的竟然是仍然在位的美国总统,这真是诡异的民主自毁现象。讽刺的是,特朗普平时用来发威号令天下的,是透过他的推特发文;在国会冲击事件发生后,他的推特帐户遭到冻结,因为那已变成他号召群众的指挥台。

这正是美国民主最深的病灶:它有完整的机制保护宪政,却没有办法防止总统摧毁国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