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需要去得罪拜登吗?

字体大小:

来源:《中国时报》社论

特朗普政府任期倒数计时,在爆发“国会暴动”,各国谴责暴力行为,内阁官员与白宫幕僚纷纷求去,特朗普政府的“合理性”备受质疑之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驻联合国大使克拉芙特将访台,蔡英文总统表示欢迎。

克拉芙特此时此刻访台,对民进党政府而言,可能会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早在去年12月,乔州选务官员就公开呼吁特朗普,停止没有根据的指控,否则“有人会受伤、有人会被枪击、有人会被杀”,但特朗普显然不在意这些可能的后果。要说这样的特朗普,会把台湾的稳定繁荣放在心上,未免失之天真,“台湾是笔尖,大陆是圆桌”的对比,应更符合特朗普的心境。

特朗普政府卸任前猛打“台湾牌”,是为了形塑自己“抗中”形象,为民主党政府的中国政策制造门槛。但反过来说,就连这样的特朗普政府,仍然维持“一个中国”政策不变,从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发布的新闻稿,强调克拉芙特的台北行程“符合美方由《台湾关系法》、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对台‘六项保证’指引的‘一个中国’政策”,并表示“将根据...美国的一中政策,来强化美国政府对台湾国际空间的坚实与持续支持”,在在证明“一个中国”是国际社会的硬框架。台独人士把特朗普当最后希望,如今这最后一块浮木,也不存在了。

特朗普已是昨日黄花,现在重要的是准总统拜登怎么想。拜登当过奥巴马的八年副手,两人路线不会相差太远,奥巴马在卸任前夕,曾亲自解释美国的一中政策:“美、中、台长久的共识就是保持现状。大陆承认台湾的‘实体’地位,而台湾也同意只要能维持自治的权力,并不会朝向要宣布独立。”也就是说,相较于特朗普,拜登会更重视维持台湾“实体”的地位,而不是把“反中”当成一种表演;拜登也数度公开表示,在许多议题上还是需要中国大陆的合作,这都是两人的不同之处。

特朗普的框架固然约束不了拜登,但民进党继续与特朗普唱和,毕竟是站在拜登的对立面。民进党有需要为了特朗普不到10天的任期,去得罪未来将执政四年的拜登吗?而更长远的思考应该是,民进党的两岸论述是否符合拜登的中国政策布局,还是又会回到过去“麻烦制造者”的窘境?

民进党的两岸路线其实非常矛盾。“形式”的部分,是民进党常常捡到枪,怒呛北京,两岸政治对话趋近于零;“实质”的一面,是两岸贸易往来更为密切,且完全维持马英九“九二共识”的宪政框架,包括《宪法》增修条文的“国家统一前”、《两岸人民关系条例》的“大陆地区是中华民国领土”等。

善意的解读来看,民进党“形式”的反中,是因为“实质”放弃台独,必须做给独派看的一种交代。有许多民进党的支持者因为民进党批评北京,所以可以接受台湾对大陆出口依存度增加,就是一例。

但这样形式与实质的落差,《台独党纲》与“一中宪政框架”的矛盾毕竟不能持久。民进党操作的“仇中”民粹,已在大陆激起了“仇台”氛围,长此以往,必然影响到两岸的种种互动。

因此,民进党若要稳定的长期执政,必须将“一中宪政框架”落实到党的论述,可以废除《台独党纲》,也可以用新的决议文重新定调党的路线,落实“国家统一前”的现状定位,包括“大陆地区是中华民国领土”的宣示,这些都应该成为民进党路线的一部分。

民进党政府承诺遵守“中华民国宪政框架”,希望以此与大陆建立对话关系。但过去五年,两岸关系与美中关系剧烈激荡,民进党政府加速去中国化,“中华民国宪政框架”已不足以解决两岸的纷歧。特朗普时代台美关系史上最好,却未挑战“建交”、“驻军”两红线,美国务院宣布解除台美交往限制,也只是取消行政限制,并非表示总统、行政院长等高层就可以访美。

拜登时代,台美关系将回到美国外交建制路线,民进党很难寄望继续藉助美国力量抵销大陆压力。如果民进党希望务实处理两岸关系,可以在“中华民国宪法基础上,两岸同属一国”开始,双方暂时放下“一国”内涵的歧异,而专注在平等、互惠的实际交流。

两岸都是中国,但分別属于两个宪法制度,中共并未放弃两岸和平的希望,在此基础上,两岸比较有机会和解。而长远来看,两岸和平地竞争,对中华文化振兴、对东西方文明共生都会有贡献。这样稳定而和平的两岸关系,也符合包括拜登政府在内,所有国际社会的利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