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事件一箭射破太阳花神话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特朗普号召川粉到国会示威,演成暴徒冲击国会事件,舆论谴责特朗普,众院并发动弹劾。美国对强闯国会的暴徒展开搜捕,数十人已遭起诉,罪名包括擅闯国会、袭警、盗窃联邦财产、持有枪械及煽动罪等。美国处理这个“美版太阳花”事件的做法,恰可看出当年“台版太阳花”如何浪得虚名,严重扭曲台湾的民主与法治。

川粉能轻易闯入国会,主要是现场警力守备薄弱,华府没料到两百年来没人敢闯的国会圣地竟会成为攻击目标。台湾被太阳花攻占时,情况类似,加以有长年在立院门口埋锅造饭的台独组织掩护,而顺利得逞。但美国暴徒在四小时后即遭驱逐,国会得以完成拜登当选的认证程序,并开始追捕暴徒。反观台湾,太阳花占领国会二十四天,却被当成英雄;其中第五天还发动占领行政院,彷佛政府全在他们的指掌之下。

回看当时乱象,朝野都有无可推卸的责任。马政府未在第一时间排除国会的占领,主要是院长王金平以保护学生为由拒绝警察入内排除,形同擅将国会当私器提供学生使用。王金平当然是出于私心,一则报复“马王政争”中马英九指控他帮柯建铭关说,二则藉此积累个人政治资产。但马政府当时也踯躅不前,无法说明为何迟不采取行动,却让国家最高民意机构瘫痪。民进党更是居心叵测,学运领袖其实是它一手栽培,抗争期间更不断提供火力和物资支援,目的就是为坐收成果。

直到三二三太阳花突袭行政院,马政府才如梦初醒,连夜动用强势警力排除入侵者。倘非如此,行政院次日也将瘫痪无法运作;台湾若落至那个地步,将变成无政府状态,沦为全球笑柄。但更荒唐的是,行政院的驱离行动使用警棍和盾牌,却遭在野党指责是“血腥镇压”;受伤民众更反控公权力施暴,将阁揆、警政署长、警分局长、警员全告上法庭。亦即,台湾先丢了民意机构,其后连法治也一起葬送在太阳花狂潮中。

美台占领国会事件的主体确实不同,美国是川粉,台湾是太阳花青年;但川粉是不满大选结果,太阳花则是反对服贸协议,理由有更正当吗?若因“反服贸”即可占领国会,那么以目前民间“反莱猪”的情绪,不也可以如法炮制?抛开示威主体、抗争议题等不论,国会之所以必须受到保护免于侵扰,因为它是依宪法分立及人民选举产生的最高民意机构,代表的是全体民众的意志,依法必须受到保护。无论民众是以什么身份抗争,都不应任意入侵并破坏其正常运作;无论是总统下令或在野党煽动,都不应以践踏国会为目的,这是最基本的民主共识与素养。

也因此,川粉冲击国会后,立刻遭到全国不分党派谴责为“暴民”,各地民众都在协助警方指认参与的暴民。一名西维吉尼亚州共和党议员艾凡斯,因跟随群众冲入国会禁制区,被逮捕并起诉后,立刻表示后悔并宣布辞去议员职务,并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反观台湾,太阳花却以“公民不服从”为藉口为自己辩白,且接受因此获利的民进党帮他们脱罪。事实上,公民不服从运动的手段必须是和平非暴力,且以接受法律制裁为前提,而非当事人能随口自我正当化。

民进党面对川粉冲击国会事件,一片静默无声。飞上枝头的林飞帆则说,把美国国会和太阳花相提并论,是不当类比。他忘了,自己曾向激进派喊话,“你们若攻进总统府,我给你掌声,并加入你们。”太阳花的神话如今被射穿,但台湾民主已伤痕累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