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克拉夫特视讯也难解的事

字体大小:

作者:李正修

为了弥补无法亲自来台访问的缺憾,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14日上午特地与蔡英文举行视讯会议。根据总统府公布的资料,双方“就台湾国际参与、台美深化合作、民主理念共享、教育资源交流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度对话”。

虽说美国是台湾最重要的国际支持力量,也是稳定台海关系不可或缺的支柱,但蔡英文政府过去4年对特朗普政府亦步亦趋的作法,不仅伤害台湾在台美双边互动的自主性,亦因特朗普政府在美陆关系激起的仇中敌意,使得台海紧张情势更难有缓和的转圜余地。面对有心改善美陆关系的拜登团队,未来的台美陆三边架构将有一番波折,蔡政府切莫轻忽。

事实上,美国一向力挺民主台湾,因为这攸关其西太平洋区域的战略安排,只是不可能逾越华府行之有年的“一中政策”,民进党藉由拉抬台美互动来弥补外交政策的挫败,甚至夸大其实效,只为了讨好台湾民众,反而误判国际情势动态。

蔡政府再三声称,开放含莱克多巴胺的美猪进口,是为了解除台美经贸谈判的障碍。结果呢?即将卸任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日前就坦言,任内没有足够时间走完台美谈判程序,且“台湾与美国有庞大的贸易逆差”尚未解决。可见得蔡英文片面决定解禁莱猪进口,不仅没有获得美方贸易代表的正面回应,反而让台湾失去谈判筹码,这正是她误判美台关系达到最好状态,所以特朗普政府必然回报的苦果。

要知道,台美经贸谈判已停摆4年,连恢复协商的迹象都没有,蔡英文怎有自信能藉解禁莱猪说服美方坐上谈判桌呢?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抓准民进党炒作仇共的执政节奏,刻意让卫生部长阿札尔及国务次卿柯拉克来台,还说双方得以利用“台美经济对话”促进双边合作,却绝口不提台美自贸协定的协商。民进党好大喜功的性格在此表露无遗,丝毫没有对外谈判的整体策略,只为了激怒北京而甘愿被美国牵着鼻子走,这与自取其辱有何差别?

就像这次蓬佩奥片面取消“美台交往准则”限制的决定一样,蔡政府该以“乐观看待但不过度期待”的态度来面对,毕竟这项决定是否会遭新任国务卿布林肯忽略或搁置,都在未定之天,台湾应耐心等候。

许多台美官方互动早已跳脱上述准则之限制,像是沈吕巡代表在2014年到美国赴任时,隔日就进入国务院与亚太助卿会面,何况蔡政府的国安会秘书长李大维也曾与时任美国国安顾问的波顿在华府会晤,更不用说克拉夫特与台湾驻纽约办事处处长的午餐之约。因此,该限制能取消当然最好,但决不再是台美关系的阻碍,端赖双方如何看待彼此情谊。

回想11月初的美国大选,当时的民进党暗许特朗普能连任,结果事与愿违,蔡政府的手足无措都被看在眼里。很明显的,拜登一时之间虽难摆脱美国国内敌视中国大陆的政治压力,但其对中政策势必会以务实的立场进行。还未能从特朗普抗中氛围脱身的蔡政府,难道不该顺势转弯调整政策了吗?

(作者为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