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后会出现新特朗普吗?

字体大小:

作者:胡北胜

虽然特朗普铁粉“攻陷”国会山庄事件只是一出昙花一现的闹剧,但如此惊心动魄的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令世人久久难以忘怀。目空一切,我行我素4年之久的特朗普总统在下台前夕陷入万夫所指,众叛亲离的绝境。特朗普的下场证明,即使是天之骄子的民选领袖,如果一意孤行破坏公认的游戏规则,终将付出沉重代价。

30多年前,一位大陆的政治学教授在结束对美国为期半年的学术访问后,写了一本题为《美国反对美国》的书,记录了他在美国的所见所闻与所思所想。所谓“美国反对美国”强调的是美国并非铁板一块,“凡是在能发现肯定性力量的地方,都能发现否定性的力量。”在政治上,这些肯定性的力量包括宪法是社会争端的最后仲裁、不能用非程式的方法来推翻合乎程式的制度运转的结果、任期届满的总统必须遵守权力交替的政治规矩等。该书的作者叫王沪宁,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30多年后,特朗普为王沪宁的观点提供了反面的注脚。早在去年9月竞选期间,民调落后的特朗普就曾公开宣布不承诺接受大选结果,除非自己胜出,从而使拜登一旦当选后的权力交接处于不确定状态。现任总统质疑选举的合法性,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不仅舆论哗然,民主党情急之下一度向军方求援。在大量邮寄选票尚未开票的大选之夜,特朗普再次破坏规则,抢先在推特上宣布自己大获全胜,从而激化了双方支持者之间的对抗。

在美国主流媒体纷纷确认拜登锁定胜局后,特朗普阵营一方面拒绝承认败选,拖延权力交接,另一方面对拜登阵营发起密集的选举讼诉。特朗普当然有权利寻求司法救济,但是当包括最高法院在内的司法系统几乎无一例外驳回其请求后,仍然愿赌不服输,就实在太无赖了。更讽刺的是,当特朗普阵营到处控诉对手欺世盗票时,美媒却爆料特朗普本人至少三次致电乔治亚州官员,赤裸裸要求该州为其“找到”1.2万张选票,试图推翻既有的选举结果。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在国会即将清点选举人票,大选结果尘埃落定之际,万念俱灰的特朗普居然公开煽动支持者“进京勤王”。神圣的国会殿堂上演流血事件,特朗普难辞其咎。

4年来特朗普仗着川粉的拥护与共和党的护驾,对美国政治游戏规则的漠视与践踏简直罄竹难书。拜登在竞选期间发表的文章直呼其为demagogue(德谟咯葛),意为煽动民粹,蛊惑人心的政治野心家。两位美国自由派政治学家在《民主如何死亡》一书中也形容特朗普为当代“德谟咯葛”,认为他指责美国主流媒体为“假新闻”、对其他政治人物展开人身攻击、要求情治部门对他个人表示效忠等,都是在破坏美国民主不成文的规则。

2020年的美国大选无疑让美式民主颜面尽失,贻笑大方。所幸美国是老牌的民主国家,“肯定性的力量”仍然强大,足以力挽狂澜。比如,尽管特朗普一再施压,兼任参议长的副总统彭斯坚持在最后关头维护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纳也不再唯唯诺诺,他的太太赵小兰更是成为国会山庄事件后第一位辞职的特朗普内阁的部长。再比如,虽然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人数占优势,其中两位还是特朗普任内获得提名,但最高法院并没有因此偏袒特朗普阵营,而是守住了美国民主的最后一道防线。

由此可见,特朗普在反对美国,美国也在反对特朗普。特朗普大势已去,但4年后还会出现新的特朗普吗?

(作者为大学教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