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夫特的魔笛

字体大小: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在卸任前夕,藉和台湾总统蔡英文视讯、发录影谈话、带台湾黑熊布偶进联合国大会厅等举动,鼓吹即使像“现在这样艰困的时刻也要坚守民主,因为有天你们(台湾)将会站在这里”,剎那间鼓舞了泛绿青年的台湾入联大梦。蓝营虽然也指责蔡政府和民进党不敢批判美国国会山庄暴动是民主双标,却也跟着争取美国支持台湾入联的曲调。此刻的克拉夫特就像《格林童话》中的吹笛人般,问题是,她是来帮忙赶走中国大陆的威胁?还是拐带蓝绿大大小小一同迷失在台湾入联的道路上?

《格林童话》故事中德国哈梅林小镇鼠患严重之际,来了神祕吹笛人,他的魔笛替镇民解决了鼠患,但他在得不到应得的报酬后,也用他的魔幻笛音让镇上的孩子们就此消失。实则克拉夫特力挺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大动作,堪比魔幻的笛音,因为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如此挺台湾入联,实在是太美妙了,美好到不像是真的。遗憾的是,克拉夫特的挺台动作实不堪推敲。

特朗普鼓动美国国会山庄的暴动事件,是美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取消美国官员与台湾官员的所有交流限制,并派克拉夫特访台的举动,对即将上任的美国新总统拜登而言,是可忍,孰不可忍,当然及时喊剎车,让克拉夫特专机在空中徘徊近4小时后返航。在全球各国政府普遍谴责国会山庄暴力事件之际,蔡政府完全回避、还和克拉夫特拥抱取暖,这些看在拜登眼中,会作何感想?

诚如有绿营人士指责蔡英文在和克拉夫特视讯时,蔡英文说,台湾未来要持续推动“参与”联合国相关事务,但总统府发言人却说蔡英文是表达台湾要“加入”联合国,说法差异大,明显是玩两面手法;而蓬佩奥和克拉夫特这类反中大将同样也在玩两面手法,过去4年来,不曾在联合国大会为台方入联发言支持,明知其作为对拜登政府没有约束力,却赶在离任前大送临别秋波,如果是向特粉做交待、激怒北京为特朗普出口鸟气,对台湾都没有实质助益,反而迫使拜登在北京扬言采取军事动作报复时,必须私下向北京表态,遵守美中三公报。实际上就是蓬佩奥和克拉夫特这类“meathead”(傻瓜),没有大脑者的愚行,更让拜登厌弃特朗普鲁莽的抗中路线。

对拜登而言,煽动国会山庄暴力的特朗普阵营就是必须赶跑的鼠患,对北京而言,蔡政府和推动台独的民进党是鼠患,当北京用力争取拜登时,蔡政府还在跟着特朗普阵营起舞。台湾自1993年起由时任外交部长钱复推动参与联合国案,迄今虽然未曾间断,但蓝绿多年来为“加入”、“参与”联合国争议不休,还闹出重返联合国公投绑大选的荒谬剧。问题是,公投办也办了,台湾黑熊布偶也被带进联合国大会厅了,这样台湾就进得了联合国吗?

长期以来、蓝绿不愿面对的残酷现实是,就算美国公开力挺台湾入联,以中国大陆目前在联合国掌握的极大优势,台湾要入联“门都没有”,况且蔡政府更糟,连“参与”也不可得。

美国当然可以改变立场,但必须付出和中国大陆决裂和冲突的代价,特朗普阵营只是把台湾当抗中牌,绿营蠢,但蓝营也要当meathead吗?

作者:陈建仲,资深媒体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