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贸易走向大转弯 加入CPTPP不再是空谈

字体大小:

作者:曾志超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表态有意加入CPTPP,由于该组织要求极高的门槛,各国专家认为希望不大。然而,从去年底《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快速达成,可以看见中国正对贸易走向进行大转弯,加入该协定不再是空谈。

《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步协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CPTPP),是由《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转变而成,一开始是由APEC会员为主,为美国主导的区域型贸易整合。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于2017年1月退出TPP。之后改由日本主导谈判,改名为CPTPP,已于2018年3月8日签署,并于该年12月30日生效,签署会员有日本等11个国家签署。

CPTPP是全球最严格的自由贸易协定,内容高达30章,除了一般FTA的货品贸易之外,还有要求最高的原产地规则、投资、贸易救济措施、跨境服务贸易、政府控制事业(SOEs)、政府采购、劳工、环境、竞争政策、中小企业、透明化与反贪腐、法规调和以及争端解决等,至今仍有签约国尚待完成国内批准程序。RCEP在日本等国的要求下,引进CPTPP的部分规定,号称是高品质的自贸协议,惟规范仍远不如CPTPP。

习近平表达有意加入后CPTPP,日本首相菅义伟直指:中国以目前的政治和经济体制,恐怕难以参加。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也表示,对中国大陆来说,CPTPP相关门槛则是高的。各大媒体也纷纷唱衰,大陆加入的难度过高。

美国即将上任的新总统拜登,多次对外宣示,将舍弃特朗普单边主义,推动多边国际组织的参与,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盟友建立联盟。若与民主伙伴站在一起,就能提高经济谈判的筹码。易言之,美国准备改采团体战,共同围堵中国。

然而,北京当局则利用大陆广大的市场,分化美国与盟国关系,对于愿意与中国合作的国家,提供优惠的市场准入条件,保护在中国投资的利益,达到分化美国与盟国的关系。《中欧全面投资协议》就是最好的例子,在美国压力下,仍顺利达成协议。

大陆透过新的贸易协议,不断开放市场与排除贸易壁垒,先是与美国达成的第一阶段协议,强化智慧财产权、技术转让限制、金融服务、汇率和透明度等;RCEP又增加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式和贸易便利化、贸易救济、自然人临时流动、投资、电子商务、竞争、中小企业、经济技术合作等章节;与欧洲的投资协议,内容甚至超越《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增加保护劳工、国企的规范、多行业外资持股限制与补贴透明化等章节。

即使目前仍与CPTPP的要求相距甚远,亦须包含澳洲等所有11个会员国的同意。不过若北京当局愿意正视当前关键问题,进行包含金融等市场开放、国有企业补贴、劳工权益、政府采购、透明度与反贪腐等改革,或许是大陆的脱胎换骨的良机。

拜登就任初期,须将重心放在处理美国疫情与经济问题之际,无暇处理多边国际合作,中国有可能提早反制美国的团体战。不过国企等改革关乎中共重要利益,涉及盘根错节的权力分配,改革恐面临极大的反弹。

作者是中华经济与金融协会副秘书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