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公开“印太战略”架构 得失互见

字体大小:

作者:张登及

在即将卸职的特朗普总统批准下,即将离任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欧布莱恩公开了据信原本保密期限应在30年的《美国印太战略架构》。这个动作本身至少有三个重要目的:第一、加强美国离任政府政策的惯性,制约新政府对华政策自主空间。第二、作为证据,扫清外界长期猜测、诟病的特朗普印太战略虚有其表,甚至只是空中楼阁的批评。第三、向相关方昭示美国不分党派的信用和决心。

文件的存在证实了2018年美中贸易战以来,华府采行的全方位、全政府、全社会对华施压,在各国强力游说对中国所有领域进行冷战式的脱勾断链,以及通过系列友台法案等等,都不是即兴之作。甚至4年来在国防、外交、国安高层部分人事长期悬缺、高官频频离任的乱象下,对华攻势似乎还可以步步紧逼,这本身就有丰富的含意。以往评论特朗普者,往往以为商人出身的他,对中俄等国的好恶纯粹出于物质利益的盘算。现在更可以明白说,他不仅锱珠必计,绝不妥协于“双赢”,而且人格与作风上都是零合的睚眦必报、占赢不占输。他的这个特质,与危机意识深重的美国极端保守派强烈共振;在疫情严重威胁选情后,成为后者藉以反攻“进步派”、维护美国在世界史与国际政治上,始终占有全领域绝对霸权的“救国神器”。

维护霸权需要忧患意识。911与海湾战争以来,居于单极地位的美国考虑过多个有资格充任忧患的对手。奥巴马第一任期中段后,中国已经逐渐坐稳这个对手位置。《印太战略架构》现在确认这点而不拖到几十年之后,不足为奇。但是揭露文件与其内容到底是彰显特朗普4年功德圆满,还是正好公开了盲点,恐怕是毁誉参半。

首先、特朗普败选以来诸多试图翻案的措施无功而返,于是不尊重看守伦理,对华攻势却更加频密,目的显然是要制造民主党施政的障碍。然而尽管美国朝野对美中竞争有相当共识,但无论是攻势派、守势派、自由派战略专家,还有几乎横跨自由与保守两端的多数媒体,凡是“有原则”的见解,都不认同特朗普、蓬佩奥、斑农等人煽动民粹、阴谋为体的手段;也不认为在国力限制与内政优先的条件下,将中国的投射能力完全压缩在1960年代以前的大陆沿海,或用退出国际组织来逼迫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同挤压中国,是务实可行的目标。

其次,文件虽然佐证了特朗普印太战略“大有作为”,而且是日后众多严厉制裁中国法案与政策的路径图,但如同对华强硬的民主党亚洲专家坎贝尔(Kurt Campbell)传神的批评,这些四面出击的重拳虽打击了一哩之宽,却只穿透一寸之深。无怪不少分析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不仅没有解决他自己最重视的逆差问题,还刺激中国对“大变局”的警戒,加速技术、贸易、规则各方面“自立门户”,还只会使北京集权更正当,使美国软实力更难影响中国。

最后,提前揭露文件旨在向盟国伙伴等第三方,昭示特朗普制衡中国带头担责的信用。毕竟过去3年多,特朗普偏好卸责的猜测甚嚣尘上。除了台北与坎培拉,各国避险措施络绎于途,否则不会有RCEP与中欧投资协定的签署。问题不仅是制衡义务与风险如何合理分担,美国以身作则的“共享价值”榜样也至关重要。华府拿出印太文件时,世人正为世界民主殿堂国会山沦陷与伤亡感到惊骇。众多阁员求去,也证明特朗普对这个世界民主发展史的分水岭事件,负有首要责任。

其实,相信包括台湾在内的若干伙伴,对印太文件多少早有所悉。拜登新政府交接,也必然会参考评估。这个时间贸然公开,除少数人又感振奋,其实对政策改善并无帮助,却使它如同特朗普任期,半道未济、失多于得。

(作者为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