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蓬佩奥拿台湾 向拜登下绊马索?

字体大小: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原订13日抵达台北,她的地位比照阁员,政治象征更强,称之为美台之间自断交后最重要的访问,也不为过,但临出发前,却突然宣布取消,让台北方面非常错愕。

取消的官方原因,根据国务院说,是因为忙于交接,所有高层官员出访都暂停,也有报道称,同一时间国务卿蓬佩奥预定出访,但被欧洲方面打脸,拒绝与他见面,为了面子,称所有出访都取消,台湾不过是“连带损害”罢了。

蓝营则传出一个说法:访台临时喊停并非蓬佩奥的意思,而是拜登的意思。目前并没有直接讯息与证据,但此事对未来四年美台关系有莫大的干系,值得深究。

纽时痛骂:只为个人野心

美国法律严禁政出多门,平民不能做外交,即使贵为总统当选人,也不能够制定外交政策,拜登交接团队当然也不例外;但是要下台的政府也要自知仅是看守性质,不应该做出重大政策变更,这本来是天经地义,但特朗普政府就是无法无天,不遵守过去的传统,硬要在下台前一个月,做出一些既成事实,让拜登政府无从更改。

纽约时报十四日就以社论痛骂蓬佩奥,称这样做是断绝所有后路,为的是他个人的政治野心,“为了自私原因牺牲国家利益,这不是有荣誉感的外交官或爱国者所当为”。

在同一时间,“经济学人”也以“离任美国官员是否把台湾设为诡雷?”为题,特别提及拜登怎么做都不对,如果他赞成取消美台交往限制,与中国打交道就是个糟糕的开始,如果他反对,在国内就会被批评没有挺台湾。

卜睿哲:恶意制造对中难题

三位重量级学者格林、葛来仪、卜睿哲还联名撰文痛批蓬佩奥:“我们想不出来,即将下台的政府,故意制造中国政策难题给继任者,还有甚么先例。”

这项看似对台湾友善的政策,在华府政策圈中受到这么严厉一致的批评,诚属罕见,而目前遵照新政策执行的,除了美国驻荷兰大使邀请我驻荷兰代表会面,就是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访问台湾了。

大家严厉批评的取消与台湾交往限制,未来还可以不做,或重新再设限,但克拉夫特的访问一旦成行,将会开启一连串连锁反应,无法撤销重来。

她来访的时间虽短,但台湾方面预备以高规格方式接待,包括蔡英文在总统府接见、午宴招待,她还将在外交学院演讲,各国驻台外交官被邀参加,这都是为彰显台湾作为主权国家的象征。

这与之前国务次卿柯拉克的访问非常不同,当时的解释是由于疫情缘故,柯拉克一行人待在饭店,与各部部长们见面,与蔡英文的会见也是在官邸,这与克拉夫特的安排非常不同。

现在疫情当然比去年九月更为严峻,但当时严守“非官方”界线的真正原因,是担心中国大陆的反应与对美国大选的冲击,现在反正特朗普已经选输了,再怎么触怒北京,那是拜登政府的事,不关特朗普政府的事了。

大陆明知圈套仍得扩大反应

大陆当然知道这是将卸任的蓬佩奥设下的“绊马索”,但如果不反应,拜登政府可能得寸进尺;之前卫生部长阿查尔到总统府会见蔡英文之际,中共军机都已经过了海峡中线,这次不能不扩大反应,否则网民情绪也不容易压制。

大陆若对克拉夫特访问激烈反应,美国国会两党势必同仇敌忾,新就任的拜登政府对中政策等于提早被绑架,拜登团队不能束手就毙,是可想而知的。

现在国务院所有高官都需国会听证同意,唯一可以立即当班的是无需国会同意的国安会,尤其是“印太事务协调总监”、职衔相当于国安副顾问的坎伯。

“恰当做法是彼此退一步”

前一天才被证实出任国安会要职的坎伯,十四日在亚洲协会举办的“美中未来”网络讨论会时,针对取消美台交往限制表示,“如果这是好事情,为什么不在半年、一年之前做,而是留到最后几天做?这说明他们不是要保存遗产,而是在干扰拜登政府。与台湾进行交往并保持尊重是合理的,但他们做的方式太政治化,几乎是当作指向拜登政府的武器,这使得跨党派的外交政策执行更加艰难”。

坎伯多年来是台湾的好友,与大陆关系也不差,如果大陆要找人沟通,或是找人恐吓,最适当的窗口就是坎伯,现在没有人知道拜登团队是因为大陆的强烈抗议,还是因为判断这将增困扰,因此出手要求克拉夫特取消访问,但坎伯在上述讨论会,谈及未来美中关系时,意有所指的表示,“一种智慧和恰当的做法也许是,彼此都停下来,后退一步,深呼吸,反思一下。考虑一下双方都可以迈出的一小步,释放在未来保持一种可行关系的愿望。”

台湾冷静应对美中新时代

在台湾的我们必须注意,究竟这是未来美中关系互动模式的开始,还是拜登政府要去除特朗普政府的印记?我们不必留恋特朗普的对台政策,也无须忧虑未来四年拜登对台政策一定会对我们不利,现在是冷静应对的时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