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主义在德国继续走下去?

字体大小:

01观点

欧洲的新冠病毒疫情反复不定,其政治稳定亦出现变数。被视为欧盟龙头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指定接班人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早前辞去党魁之位后,最大执政党基民盟一直群龙无首。虽然过去周末基民盟101位党代表在网上举行,选出走中间路线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有望在今年9月大选代表执政联盟竞逐总理。不过此一幅由拉舍特领导“后默克尔时代”的图画,至今似乎仍未明朗。

东德牧师之女的默克尔自2005年出任德国总理以来,已经历十五个寒暑。其在任之久,仅次于见证两德统一、默克尔本人的恩师科尔数个月。甚至有德国的年轻人形容自懂事以来,只知国家有“Kanzlerin”(女总理)而不知有“Kanzler”(男总理)。默克尔在任之久亦将德国政治版图彻底颠覆,其任内废除征兵制、加快放弃核能进程、为同性婚姻合法化开绿灯等,极力改造基民盟采取“Die Mitte”中间路线,进一步蚕食其长年执政盟友、中间偏左的社民党票源,以及亲商中间自由派的自民党支持,令两大传统政党濒临边缘小党,使得基民盟长年一党独大。

德国右翼冒起的危机

不过在默克尔带领下基民盟日益趋中,亦令右翼光谱出现空缺使得以疑欧反移民作招徕的新兴另类选择党急速崛起。尤其是默克尔2015年难民危机时主张门户开放政策,让逾一百万名难民入境的选择,亦引来国内外极大非议。默克尔为此而受各方面的海量抨击,元气至今仍未彻底恢复过来。纵使在此场新冠疫情中,默克尔动之以情的向国民呼吁响应政府的禁聚禁足防疫禁令,为之赢得了不少掌声,支持率更一度重返72%的高位,不过其在位十数年后展露的疲态,而国民也希望国家换上新面孔,使得默克尔去意已决,德国本年底将出现新总理也似乎已成定案。

有“小默克尔”之称的卡伦鲍尔2018年在默克尔亲自背书下当选后,因连番失言又在地方及欧洲选举中接连失利而受党内外质疑其领导能力。去年前东德图林根州地选后该州的基民盟与极右的另类选择党合作,联合推举自民党领袖为州总理,亦引来基民盟党内外非议。卡伦鲍尔被炮轰领导无方民望急挫而被迫请辞,默克尔继任人一位再度悬空,亦为德国未来政局加添不确定因素。此次的党魁改选,三名候选人分别代表党内的左中右三条路线,然而任何一方均未能取得党内大多数支持,要进入复选方由拉舍特以些微票数击败默茨(Friedrich Merz)险胜。

拉舍特身为人口最多的经济重镇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被视为默克尔属意的中间派候选人。其在外交立场上为鸽派,除了主张对华友善外,亦希望促进对美对俄的关系及合作。拉舍特又支持欧盟改革并进一步融合,与其最大对手保守派富豪律师默茨大相迳庭。默茨向来反对默克尔的中间路线,抨击欧盟富有成员要救济穷国的制度,又主张较严格的移民政策,自诩其政策为抗击极右另类选择党的良方。首轮选举被淘汰的前环境部长勒特根(Norbert R?ttgen)则可更容易与潜在执政盟友绿党合作。不过最终拉舍特更以55票之差险胜默茨,也显示党内的路线分歧。

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

虽然选举结果以默克尔主义再胜出基民盟的掌舵人位置,不过党内外仍有不少潜在人选可以问鼎总理之位,如衞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以及基民盟姊妹党基社盟领袖、巴伐利亚州州长索达(Markus S?der)两人皆由于抗疫表现备受赏识,民望急升支持度更比三名党魁候选人为高,亦有可能被党内议员推举为总理人选。而3月起多个联邦州陆续举行地方选举,将成为拉舍特的首个考验。要是基民盟选情触礁,党内将可能出现逼宫要求换马的呼声,届时对德国甚至整个欧盟政局,将会有蝴蝶效应的影响。而默克尔民望回升的现象,能否携基民盟过终点线也是未知之数。

面对欧洲疫情肆虐不止,德国国民生产总值萎缩5%的经济难关,在欧洲具有定海神针作用的默克尔卸任在即,对德国及欧洲毫无疑问将带来重大影响。默克尔在任十五年的政绩如何,不同人自有不同评价。不过其脱离保守主义教条默许同性婚姻,到向环保份子靠拢弃核等,从金融海啸时厉行紧缩政策,到新冠疫情改辕易辙支持巨额纾困方案,均证明默克尔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因时制宜的灵活务实风格,令之屹立德国以至欧洲政坛多年依然不倒。在巨人身影之下,其继任人究竟在此疫症肆虐、经济萧条、民粹激荡的乱世下,能否继续把默克尔主义走下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