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国版的“一中各表”

字体大小:

作者:黄清龙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20日宣誓就职,上任当天就会签署12项命令,明显冲着特朗普而来。这并不稀奇,四年前特朗普上台,也是立刻推翻奥巴马不少政策。然而仔细审视可以发现,拜登这些新政,并未触及众所关注的对中政策,给人留下想像空间。

从一个角度看,这体现了拜登“内政优先”的施政步骤,完全合理。毕竟美国疫情严重、经济虚弱,必须下猛药以收速效,而气候变迁、移民政策等俱为特朗普争议措施,拜登上任后立予调整,也展现了他拨乱反正的决心。但美中关系在特朗普时代出现巨变,尤其蓬佩奥在任期最后动作频频,包括对台解除限制、对港扩大制裁等,在在都让北京十分恼怒,也必然影响未来两国的关系,拜登却不急于处理,相当耐人寻味。

原因可能有两个,其一是对中政策并非不重要,相反地是因它太重要但又复杂,不能操之过急;其二是特朗普任上不断抛出敌中措施,拜登虽不愿“川规拜随”,但在美国7成反中的社会氛围下,他也不能急于更张,否则随时招来亲中骂名。何况拜登既奉行多边主义,更不可能还未与盟邦磋商之前就率尔操觚。

在此情势下,不难理解特朗普任内留下的对中“地雷”,对拜登来说将是可攻可守的筹码。一方面它确实是一种障碍,阻碍美中关系回到常态,但也可以成为拜登的法码,用来校正对中关系。对台湾来说,最需关注的则是,等到拜登新政稳住阵脚后,将会有什么样的对台政策?

拜登是国际外交老手,曾参与当年《台湾关系法》的立法,对台海问题并不陌生。最近获他任命为白宫国安会议“印太事务协调官”的坎贝尔,上月视讯出席在台北举办的“2020年台美日三边印太安全对话”时,曾强调“不了解台湾重要性的时代已经过去”,并称美国“重新定位”的过程已经开始,拜登政府将延续特朗普政府在区域的作为,包括强化台美合作及信守对台湾的承诺。这是否代表美国对台海的“战略模糊”路线,将朝向“战略清晰”发展,值得留意。

但拜登能如何使战略清晰?正如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所称,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美国不会承认台湾独立,拜登政府的挑战是如何拟定另一套外交策略,能突破一国两制的架构,让美陆台三方都能和平共荣,这才是最重要的。

就此而言,蓬佩奥取消美台交往限制,又以“自由中国”称呼台湾,恐怕不能只以临去秋波来看待。未来拜登政府极可能是以蓬佩奥的声明为基础,制定与台湾交往的更新指南。从政策演进的角度,这会是美国脱离传统“一中”束缚的重大一步。

简单说,未来美国还是会遵行它的一中政策,但美国所称的一个中国,并不完全等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可以涵盖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有机会形成美国版的“一中各表”,就像1971年到1978年美国在两岸的情况。当时美国仍与中华民国有正式邦交,同时又在北京成立连络处作为过度性的外交机构。未来美国在台协会(AIT)就是美国在台湾实质上的大使馆。

(作者为信民两岸研究协会理事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