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只会更牢固

字体大小:

01观点

本周二(19日)并没有什么重大金融事件发生,但香港股市大升,恒生指数一度升近千点,终以升800多点作结,已属近期升幅之最,而成交额更突破3000亿,创下历史纪录。港股翌日亦录得3000亿成交。自今年开始港股可谓“牛气迫人”,背后离不开与中国经济千丝万缕的关系。

港股价值与成交自新年以来有爆发性增长,远超其他主要地区表现。自月初至19日为止12个交易日内,恒生指数升幅便达8.8%,远远抛离中国的上证指数2.7%及美国标普500指数1.1%,股市沉浸在一片畅旺牛市。

将成世界级集资平台

港股得以暴力拉升,与中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从长线因素来看,中美角力下美国对中国企业多番制肘,面对被除牌、针对、强迫出售等各种威胁,那些已经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都纷纷回港上市,那些打算新上市的公司也对美国却步。大量具有成长潜力的内地优质股,包括ATMXJ(阿里巴巴、腾讯、美团、小米、京东)等于港上市。

中美角力的基本格局短期内难有大变,中国企业来港上市的潮流会延续下去,是香港股市得起不断成长的基本因素。其实在2020年,股市指数虽然未有明显升幅,但热门中概股也吸引了不少资金部署,成交额比起2018年贸易战期间基本上成长一倍以上。

内地经济与政策利好

而短线而言,香港股市这轮升幅与内地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本周一内地公布GDP破预期,加上市场普遍预计拜登政府上场后会推出比较务实的对华政策,来年中国经济势头大好,是创造港股中企投资价值的基本。

更加直接的因素则是内地直接的政策支持。去年年底,人社保通知全国将年金基金投资范围从仅限于境内,扩大到可通过股票型养老金产品或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投资港股,开启了内地社保年金投资港股的大门。内地由于资金限制关系,大量资金必须留在内地,致使在没有选择下很多内地上市的蓝筹股已被炒得太高。在官方政策的带动下,连带其他内地基金也将焦点放在相较估值还比较便宜的港股上。近日内地财经证券新闻纷纷提到“南下挖金”,一片港股热潮。

中国想金融中心在哪就在哪?

无论上述何种因素,香港的股市与金融市场万变不离其中都是内地因素。事实正打破很多对香港金融地位的错误陈述。在《港区国安法》通过后,西方媒体疾呼“香港已死”,美国为首等西方国家纷纷宣扬香港将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此刻可谓碰上一鼻子灰。

去年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曾经发文指,中国这么大体量的国家,必定会有金融中心,而中国想它在哪,它就在哪。这番话听上去可能有些不客气,但香港作为立足中国、面向世界的金融中心,却是不争事实。中国强大的经济体系必然有需要一个或者更多的金融中心,而这些金融中心在哪并不是由美国通过一些什么《香港关系法》去确定,而是由中国当局的政策以及市场自身去主宰。

3000亿成交额只是开端

香港得天独厚的地位才是其成为金融中心的主因。从中美角力的大环境而言,香港属于中国一部分,对内地而言有很高的可预测性和稳定性,而且在“一国两制”的设计下,香港仍是内地至今唯一的自由港,因此香港自然是内地在美国市场外的必然选择。诸如日本等国家声称要取代香港,但香港股市一向就是以内地企业为主打,试问中国企业有什么原因会舍香港而取日本?

制度上,诸如社保基金投资港股与港股通机制都显示,内地的政策可以直接影响到香港是否一个繁荣的金融中心。美国列出制裁后,对香港的影响完全不能盖过中方的支持,就更证明到底这个问题上谁才握有主导权。

在中港金融关系不断增强下,3000亿的成交很可能只是个开始。随中国经济增长,香港只会是愈来愈重要的投资交易枢纽。这更说明了,不管西方国家如何评论也好,“一国两制”仍是香港作为金融中心的基本盘——没有“一国”香港并没有成为金融中心的条件,而“两制”则确保香港能成为内地面向世界的窗户。

对于香港政府而言,得抓紧股市发展这个重要的机遇,将庞大资金转化成金融市场外更多元化的经济成长动力。在疫情与众多不明朗因素下,炽热的金融市场更成为带香港走出经济困境的重要机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