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拜登能否带领美国走出特朗普噩梦?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拜登正式就任美国第四十六任总统。他立即签发十七项行政命令,逆转特朗普的决策,包括停止退出世卫组织、重返巴黎气候协定等,并要求民众戴上口罩抗疫。随后,美股齐演庆祝行情,以示对新总统的期待。但特朗普留给拜登的噩梦太巨大了,包括衰颓的国际形象、仇恨深埋的美国社会、野火燎原的疫情和公义败坏的民主;拜登要振衰起敝,任务艰钜。

在拜登就职前倒数几小时,特朗普利用他最后的总统特权特赦了七十三人,包括前白宫顾问班农在内,并对另七十人给予减刑。特朗普任内四年的任性与滥权作风,维持到他下台的最后一刻,还变本加厉。不仅如此,他扬言退出共和党另组新政党—“爱国党”,给自己的同志留下恐吓炸弹。特朗普临去之际,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已高达两千五百万人,四十一万人死亡,是越战死亡人数的七倍;但他对此毫不在意,还夸称疫苗的发明是他任内的“伟大奇迹”。

特朗普下台时,骂名满天下。他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两度遭到弹劾的总统,此外,还有数不清的诉讼案件在等着他。尽管美国社会仍有三成多的死忠川粉对他不弃不离,但更多人恨不得他能立即从美国消失;很久以来,没有其他美国总统把国家撕裂得这么厉害。国际社会对他的观感也一样两极,朝鲜、墨西哥与巴西的民粹元首把他当成知己,但西欧国家领导人则视他为异类,对他不假词色。即在台湾或华人社会,川粉的狂热程度恐不亚于美国,不因他下台而变心。

特朗普任内,并非毫无政绩。他在任时松绑政府法令,减免企业税收,让美国经济恢复了可见的繁荣。此外,他的中东政策促成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建交,进一步巩固反伊朗的联盟,做到先前美国总统做不到的事。尤其,他对中共采取强硬对抗策略,受到举世瞩目,甚至不得不跟进。问题在,他很容易走火入魔,因自负而不断走向极端,让人难以忍受。最严重的是他的个人素养,他蔑视其他族群、贬抑女性、任用亲人、私肥企业,包括败选而不认输,甚至最后卸任前的大量特赦还传出天价的交易说。特朗普个人道德伦理水准之低下,史上罕见。

相形之下,拜登并非像克林顿或奥巴马那样天资聪颖、头角峥嵘的领袖,曾多次争取提名未果。这次,他乘着反特朗普的浪潮一举攻下白宫,可谓是“时势造英雄”。但拜登已七十八岁,是历来年纪最大的总统,其体能能否承受像先前两任的民主党总统那样与幕僚通宵开会,仍是一个问号。亦即,拜登必须要懂得选人、用人,靠着经验、授权和集思广益,才能应付美国总统的繁重工作。

再说,美国目前面临的困难与问题远远超乎想像:在疫情失控的情况下,连带拖垮经济的正常运作;天文数字般的纾困经费,使政府负担沉重。更糟的是,美国内部的分裂与对立更甚以往,除了川粉持续抗争作乱,民主党内的激烈左派还在推动难以实现的政纲。对外方面,由于特朗普四年来标榜“美国优先”,恣意抛弃美国应尽的国际义务,让国际间对美国的领导力产生怀疑,而暴民攻击国会事件更使美国的民主形象急剧下坠。

这次拜登的就职典礼,是在两万五千名国民兵的保护下进行,这具体而微地描述了拜登的尴尬处境。国内外的挑战正纷至沓来,此刻接任的拜登,未必会是个伟大的总统;但美国要从特朗普的噩梦中醒来,需要一个喘息回神的片刻,这是拜登可以扮演的稳定角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