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所有美国人的总统” 拜登路漫漫但时机有限

字体大小:

01观点

美国周三(1月20日)早上,总统特朗普步出白宫,乘坐专机离开,不少看着直播的美国人百感交集。其四年来令中南美洲移民妻离子散,在环保承诺上开倒车,支持白人至上组织,懒理新冠疫症,到最近鼓动群众冲击国会山庄。特朗普终于卸任对于他们而言是一场梦魇的结束,拜登入主白宫叫他们松一口气。

在没有卸任总统特朗普的出席下,拜登在国会山庄宣誓就职。深受自由派欢迎的Lady Gaga献唱国歌,拉美裔的Jennifer Lopez以西班牙文诵读誓词,乡村音乐歌手Garth Brooks与全场合唱《奇异恩典》,还有年仅22岁的非裔诗人Amanda Gorman朗读过去四年的苦乐,其中引用旧约圣经一句“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树和无花果树下,无人使他们惊吓”,勾勒出美国人对拜登恢复社会安宁的渴求。

拜登的形象与光环

“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作为美国历来第二位天主教徒总统的拜登在就职演说中同样引用旧约圣经,同样带出相近的讯息:特朗普走了,拜登来了,美国将重新迎来好日子。在演说中24次提到“所有”,多次提及“团结”、“彼此”等,拜登显然知道自己所象征的是什么。他未必很有魄力,很有干劲,但他的“老好人”形象深入人心,他拥有的是道德上的感染力。正如他引用奥古斯丁的话说,他认为美国人共同所爱的是“机遇、安全、自由、尊严、尊重、真理”。

然而,拜登能否真正令美国带来复和,并不能靠Lady Gaga、《奇异恩典》这些符号。拜登矢言是“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但不能否认的事实是七千万选民仍为特朗普的忠粉,美国社会近半不希望拜登当选。右翼的声音并不会随拜登上台而结束,甚至很可能愈演愈烈。过去他们视特朗普如救世主,是既得利益体制的颠覆者,即使特朗普卸任后淡出政坛,这股民怨并不会随风消散。他们可能会成为沉默的愤怒力量,也可能会转随新的政客而再次崛起,正如特朗普现象也是承袭茶党运动而来。

如何扭转M型社会?

事实上,由远至古希腊时代的亚里士多德主张政治体中要有强大的中产阶级,到上世纪社会学家Seymour Martin Lipset提出中产阶级兴起有利民主政治发展,也说明了经济基础作为下层建筑的重要性。从这个角度看,美国中层向下流动、与富裕人口的差距扩大的趋势,跟特朗普所代表的右翼声音壮大不只有相关系数,也存在着因果关系。上届大选希拉莉丢失铁锈带州份的选票,便是最好证明。“M型社会”的概念也被提出多时,但未见改善甚至反倒恶化,无怪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对民众充满吸引力。

是故,拜登要真正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不只需要头顶上的道德光环,更要有实质的政策行动。就好像奥巴马在2008年当选美国总统,并不足以改变黑人在美国的社经地位,需要的是扭转他们劣势的具体政策。曾矢言要“重建国家脊梁——即中产阶级”的拜登路漫漫其修远兮,再工业化、金融要裨益实体经济、成果要雨露均沾、透过税收及社会保障再分配资源,不一而足。惟右翼势力在两年后的中期选举中随时卷土重来,民主党掌握总统大位及参众两院的蜜月期可能只得两年。他能否抓紧时间,全面改革美国社经,以加固美国的民主基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