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献礼拜登 约翰逊“民主十国”计划的未言之义

字体大小:

在拜登正式就职之际,大西洋彼岸的“特殊盟友”英国适时献出了一份重磅大礼。约翰逊当局近来透过各种渠道表示其有意在拜登履新的数周内召开G7视频峰会讨论有关组建“民主十国”(D10)的问题,并力争在今年6月召开首届D10峰会。

这一倡议最初在去年5月由约翰逊当局提出,彼时的主要目标在于联合包括G7成员国在内的10大“民主国家”(外加韩国、澳洲与印度)构建一个旨在减少对华为5G技术依赖的“技术同盟”。但由于在提出之时,应和寥寥,约翰逊当局不得不将其暂时搁置。

直到去年年底美国总统选举大势已定之际,胜选的拜登阵营提出在其履新的第一年内召开世界民主峰会的设想,这一“诱导信号”外加英国担任2021年G7轮值主席国的“利好消息”让约翰逊当局找到了将上述构想付诸实施的绝佳时机。

而在时机之外,唐宁街方面如此心急火燎地推动D10计划还有着某种前者不愿直言的强烈动机——那就是正式脱欧后的英国急需找到合适的“国际联动议题”来维系其“全球英国”战略的雄心。

在找到D10发力点之前,唐宁街方面已经不断收到“边缘化英国”的警讯。

英美自贸协定谈判遥遥无期、拜登内阁的“重整跨大西洋伙伴关系”构想中将欧盟而非英国列为经略重点、中欧达成历史性的全面投资协定之际,唐宁街方面期许经年的中英自贸协定尚无任何眉目。以上种种负面消息,让约翰逊当局愈发如坐针毡。

在关涉英国核心利益的重大议程受制于各种外部条件无法推进的情况下,不需要投入实质性政经资源的,以D10构想为代表的“世界民主守护”计划就成为唐宁街方面眼下性价比最高的,实施“全球英国”战略的必要手段。

事实上,在推出“D10牌”之前,约翰逊当局已经在民主守护计划的大旗之下做了不少“贡献”。比如在香港国安法问题上紧跟华府步伐,全力声援香港反对派。在白罗斯政治风波中,积极出头,率先对“民怨沸腾”的卢卡申科当局实施全面制裁。

乍看之下,由拜登内阁幕后背书,约翰逊当局前台操刀的D10计划来势颇为兇猛。但就在唐宁街方面全力醖酿之时,从英国的欧洲盟友那却传来了尖锐的异议之声。

类似声音在法意的外交决策圈表现得尤为强烈。罗马方面担心D10计划可能转化为在印太地区针对中国的“围堵联盟”,这将严重损害意中战略伙伴关系——其中对双方经贸互动的冲击更是罗马方面难以承受之重。

与意大利对中国因素的关注相比,巴黎方面则对英国主导的D10计划可能削弱欧盟全球战略地位的风险忧心忡忡。

对此,法国前驻英大使杜克洛斯(Michel Duclos)意味深长地说道:“约翰逊首相如此行事可谓一箭双雕,既取悦了华府新主,又充分拓展了全球英国战略的空间。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成果是以削弱欧盟的全球战略地位为代价实现的”。

在盟友的异议声之外,作为D10计划“假想敌”的中国也对约翰逊当局的玩火行为提出了间接却有力的警吿。

1月13日,到访印尼的中国外长王毅对类似于D10计划这样的“偽多边主义”火力全开称:“我们反对以多边主义为幌子,搞封闭的集团政治;反对以多边主义为藉口,将少数国家制定的规则强加给国际社会;反对将多边主义意识形态化,打造针对特定国家的价值观同盟”。

值得指出的是,在约翰逊力推的D10计划中,中国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物化的“借力工具”,而非实质意义上的敌对势力。

就在王毅发表“伪多边主义”批判的当天,约翰逊在出席英国议会下院有关中国问题的听证会时明确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国家陷入不加节制的中国恐惧症”当中。

显然,约翰逊试图在取悦华府新主的同时,尽力为可能引发的“围堵中国”之冒进行为降温。

尽管如此,对于唐宁街来说,以中国这种体量的对象为借力工具的政治投机仍然存在重大战略风险,上述由王毅发出的“冷警吿”就是最新信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