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世界历史转弯,蔡政府四年梦醒否?

字体大小:

联合报社论

美国总统拜登就职,台驻美代表萧美琴获邀出席典礼,白宫国安会表示美国对台承诺坚若磐石,蔡政府马上拿来吹嘘外交大突破,但膨风的大内宣毕竟难掩全面亲美的心虚。美国对陆、对台关系都将重作盘整,蔡政府还舍不得卸下作为特朗普抗中急先锋的角色吗?

特朗普政府下台前“最后的疯狂”,取消美台交往限制、突兀宣布驻联合国大使访台又紧急煞车、公布“美国印太战略框架”,不断有戏剧化的演出;被挟持的台湾也入戏颇深。特朗普临别还拿台湾架设绊马索,拜登不致全盘推翻,也不会概括承受,但台湾至少不必再对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提心吊胆了。

白宫国安会2017年制订、特朗普2018年批准的“美国印太战略框架”,认为美国应协助台湾制定有效的不对称国际战略与能力,并将台湾纳入第一岛链应该保卫的国家。文件原列机密,却在政权交接前夕提前三十年解密,显然意在制约,让拜登难以翻转特朗普政治遗产。

但文件却暴露了特朗普全方位抗中政策的许多矛盾。例如,在需要建立国际共识对付中国时,特朗普的“美国第一”就是国际共识的最大破坏者;在应对中国经济挑战时,特朗普却退群TPP,让中国主导的RCEP独领风骚;在强化与东南亚的关系时,特朗普却毫不在乎缺席亚细安峰会;在全面围堵中国时,特朗普与欧洲重要领袖几乎都闹翻,等于独留后门让中国直通欧洲,并促成中欧投资协定加速通过;在推广美国价值以维持影响力并制衡中国模式时,特朗普却利用暴民撕毁了美国民主与价值。更重要的是,重拾冷战思维,意图逆转世界历史列车的轨道。

在印太战略框架中,特朗普成为最挺台的美国总统;虽然“保卫”台湾未必等同“为台湾出兵”,这仍应是对维护台湾安全讲得最明确的纲领;但同样矛盾的是,特朗普也把台海危机风险推向全球潜在冲突的最高等级。拜登的准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信守对台承诺,确保台湾自我防卫能力。拜登的保证,不若特朗普强烈,但特朗普善变,而拜登需要的应该不是抗中急先锋。

事实上,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框架完全定义了近三年来美台关系的性质,并为台湾近期许多争论提供了解答。

例如,蔡政府开放莱猪进口,却换不到双边经贸协定谈判,与台湾人期待有很大落差;但从特朗普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到拜登的新财长耶伦,都表明暂时不会有新经贸协定。原来蔡政府打了一场近乎焦土的莱猪保卫战,从来不是为了经贸协定,而是作为向特朗普输诚的投名状。

又如,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找不到出路,只能靠撒币混充业绩,最后终于在美国印太战略中找到新机会,但目的也不是为台湾经贸找出口,而是作为美国对抗中国的一环。

尤其特朗普为蔡英文抗中提供了最大的底气,但蔡政府也被挟持,毫无自主的立场与能力。美国在台协会(AIT)不避讳介入台湾选举与蓝绿政争;AIT公然斥责反莱猪的台中市长卢秀燕,立法院长游锡堃更自爆NCC编列五G预算补助电信业者,“AIT有来讲过”,显示AIT介入台湾政策过程与预算编列审查,俨然督军蔡政府。

经过特朗普四年折腾,拜登很难完全翻转特朗普的抗中架构,但会作调整。台湾牺牲了两岸关系,经贸却更依赖大陆;压缩了防卫纵深,国际空间也日益狭窄。拜登将重返被特朗普退群的国际社会,世界历史的列车又将转弯。四年一觉抗中梦,蔡政府醒了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