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切实改善民生 才可拯救美国民主

字体大小:

01观点

1月20日,拜登正式成为第46任美国总统,加上所属民主党控制国会参众两院,意味这位白宫新主坐拥“全面执政”优势。但诚如《纽约时报》一篇评论指出,民主党在国会的优势其实非常微弱,若在明年底中期选举前没有表现,“特朗普主义”恐会卷土重来。未来两年是修正美国民主缺陷的契机,拜登必须好好把握,尤其是要让人民切切实实感受到关怀和帮助。

在那篇题为“民主党人,这是输掉2022中期选举的方法”的评论中,作者引用政治学家William Howell和Terry Moe的论断,指出民粹主义之得势并非单单源于社会经济不满,也是源于政府管治失效,进而指出美国政治体制令太多美国人陷入困惑、绝望和痛苦,太多问题未获解决。美国积弊确有很多,除了种族主义,还有金融业贪婪、医疗费昂贵、工人贫困等社会经济顽疾,如此种种都需要无比魄力解决。

平情而论,民主党人并非不懂得这个道理。例如拜登前拍档、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在2009上台后,便曾推出《多德-法兰克法案》、“奥巴马医保”、拯救汽车业等措施,某程度上拨乱反正。问题在于,政府有了改革,人民却未必很快感受到好处——民主党在2010年中期选举中失去参议院6席,仅仅保住控制权,但在众议院失去63席,沦为少数党。

改革是消灭“特朗普主义”之关键

前车可监,拜登的压迫感可想而知,但知道问题并不足够,更关键是克服问题。美国结构性问题源于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下的美国开始经济失衡,产业空心化趋向明显。以特朗普胜选当年的数据为例,金融、保险和房地产(FIRE)占美国GDP约两成,远高于1947年的一成。最近的情况则更令人担心——美国疫下失业率处于6.7%位,但投资银行高盛公布上季盈利劲升1.6倍。这些数据证明,不论产业结构还是财富分富,美国都处理得不好。倘若拜登无法作出有效改革,“特朗普主义”只会死灰复燃。

解决问题需要社会齐心一致,问题是当地撕裂非常严重。虽然特朗普败走白宫,但其7400万票反映“特朗普主义”根基不弱;而国会能否齐心改革亦是疑问——两党在参议院分别有50席,倘若共和党基于党派立场而“拉布”,民主党没有“剪布”所需的60票,改革措施可能难产。

在最近两届大选中声势浩大的桑德斯说:这不只是一场有关民主党未来,或者争取良好政策的战斗,而是一场恢复人民对民主信心的战斗。这是正确的判断。不是民主理念不好,而是民主制度存有缺陷,特别是自私自利的政治计算会令政策难以落实,人民无法分享到善治带来的好处。民主党政府不只要扞卫民主,更重要是重建民主,若不成功,最终只会进一步削弱民主理念的吸引力,像特朗普那种蛊惑人民的政客可能会成为最大赢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