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资本主义异化带来的影响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社论

最近分别发生在中国与美国的两桩事件,普遍受到各方的关注与讨论。发生在中国的是蚂蚁金服事件,发生在美国的是社会政治乱局,表象不同,问题的本质却都与资本主义有关。

资本主义分两大学派,一个是以18世纪经济学家亚当?斯密为代表的经济自由主义学派,一个是以19世纪经济学家卡尔 马克思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学派。经济自由主义学派倾向于将资本主义视为对人类自然行为的表达,认为这种已有数千年历史的行为是推动人类发展最有效的方式,并倾向于将资本主义起源视为贸易和商业的结果,主张让人们自由地培养发扬企业家精神。

马克思主义学者则倾向将资本主义视为历史上不同阶级之间的互动关系体系,并认为应该用其他更好地服务于人类的经济体系来代替。他们认为资本主义源于较有权势的人控制了生产要素,强迫其他人将其劳动力作为商品出售的结果。如果我们对照西方近代的经济发展史,的确可以看到这两个学派相互间纠缠与辩证的轨迹,并进一步区别两者在本质上的差异。

首先,一如马克思所言,由于技术与创新,让新兴的资产阶级打败了贵族阶级,为社会大众取得了更多的财富与自由。但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的结果,却会因为生产力的不同导致竞争力差异,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下必然导致财富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拉大,这还是一种良性竞争下的必然结果,勉强可以接受。

再一个则是因为某些原因,比如较有权势的人控制或垄断了相对稀有的生产要素,并以此来强迫没有这些生产要素的人以廉价方式奉献其劳动力,这就产生剥削现象,诸如资本家剥削劳工、地主剥削农民。此种因剥削而导致的贫富差距恶化,已非单纯的不公平,而是涉及道德上的不正义。

后来的发展则是两条各自修正的路线。以自由主义为核心的资本主义,认识到分配恶化会带来严重的社会政治问题,于是在尊重市场经济的前提下,运用政府的角色对财富进行矫正性的重分配,并重视社会福利政策,此即西方国家的修正资本主义。至于马克思主义,既彻底否定了市场经济而走上计划经济,又彻底否定了私有财产而走上了公有制,并先后实施于1917年的苏联及1949年成立的新中国。两条修正路线进行了一场半个多世纪的体制竞赛,初步结果是修正资本主义胜出,在中国与苏联的计划公有体制不得不再进行修正。

在中国,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逐步走上了以混合所有制为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公有制与私有制分别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中担负了不同的角色。私有资本可以在市场经济中充分发展但受到严格监管,以防止其对金融及社会稳定造成不良影响,此即之所以马云的电商企业可以充分发展、蚂蚁金服却受到严密监管之故。中国模式反映了马克思资本主义在经过一再修正后,似乎摸对了比较正确的方向。

至于另一边,上世纪一度被誉为“华盛顿共识”的美式资本主义,却在进入新世纪之后频出状况,先后老毛病复发,贫富问题恶化到了“1% vs. 99%”的状况,引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与此同时,频频引爆金融危机,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到2008年华尔街的世纪金融海啸。

不止于此,金融海啸后疯狂的货币量化宽松(QE),未来会造成什么麻烦,现在还无法推测。2020美国大选乱象,表面上似乎只是特朗普性格导致的结果,其实是美式资本主义潜在问题的一次总爆发,美国的各种资本集团早已全面渗透并控制了美国各产业、商业,甚至到国会、媒体、文化等各领域,并进一步向全球蔓延。

资本主义在中国与美国不同的异化方式,是不是在冥冥中也预示了中、美两强在21世纪中的运势与气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