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拜登转弯 台湾以不变应万变?

字体大小:

旺报社评

拜登就任美国第46届总统后,日本首相菅义伟旋即与拜登进行电话会谈,日本政府欢迎拜登主政后,外交上从“美国第一”调整为重视盟国及国际协调路线的方针,重拾美国与盟国间传统的信任关系。拜登批评前任特朗普的政策,认为美国对中国大陆博弈,却将手指戳到盟国的眼睛,不利于形成对大陆的国际压力,美日同盟因特朗普的对价要求而沦为交易。

拜登政府对日外交起手式

特朗普时代,安倍晋三首相与特朗普频繁互动的背后,透露着日本对美日同盟关系的不安,使日本在应对大陆的钓岛维权上缺乏底气,“弱腰外交”乃随之引起日本民意的批判。菅义伟欲通过与重视盟国的拜登构筑日、美领袖间的互信,深化美日同盟,在美国的印太战略中扮演关键角色。

日本与中国大陆在钓鱼岛周边海域升高对抗,在大陆全国人大通过《海警法》授与海警使用武力权限之际,美国对于日本在安全上的保证无可或缺,菅义伟须展现外交手腕,藉由领袖外交迅速与美国新政府建立紧密的关系。在拜登确认当选美国总统后,菅义伟即致电拜登,重新确认钓鱼岛列屿适用《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21日与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北村滋电话会谈,重申此一立场,并宣示反对损害日本在钓岛施政的任何单方面行动,此拜登政府对日外交的起手式应是重视美日同盟的外交表态。

此外,拜登在国安会议新设“印太事务协调官”一职,并任命前亚太助卿坎贝尔出任。坎贝尔不仅是奥巴马政府时印太战略的重要推手,更是民主党的“知日派”,与日本政界人脉关系深厚,未来美国的“印太战略”应与日本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有更多的合拍之处。日本评论拜登的外交、安保人事布局认为,美国新政府重视东亚的安全,并将大陆定位为战略的竞争对手。菅内阁对美国的新人新政表示欢迎。

不过,拜登阵营中亦不乏知中人士,奥巴马时代担任驻联合国大使及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的莱斯即是其中一员,将担纲白宫内政委员会主席综理内政,可望成为拜登政府中极具影响力的“贤内助”。另位态度友中的拜登政治盟友、前国务卿凯瑞将出任应对气候变迁问题的总统特使,此人事安排可窥见未来华府与北京在拜登极为重视的气候变迁议题上采取合作的可能,意味陆、美虽存在战略竞争,但双方可望走出特朗普政权后期全面对抗的关系低点。

台湾不必站上抗中暴走第一线

相对于特朗普视大陆为美国的首要威胁,将全球的战略压力自莫斯科转移到北京,拜登仍以俄罗斯为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定位大陆为主要竞争对手。然而,特朗普主政期间,囿于美国与北约盟国关系不睦,华府不仅未能藉北约拉开俄国与大陆,反倒使中、俄相濡以沫,结成战略伙伴关系。但中、俄友好不利于拜登对俄战略的开展,华府须权衡大局,寻求打开中、美僵局,藉中美关系创造对俄外交的杠杆。

拜登为外交老手,善于调和鼎鼐,形象温和,而非个人意志凌驾专业的强人性格,未来拜登政府的决策将一改特朗普乾坤独断,以我为主的作风,此有助于美国外交重回常轨。在首波人事布局中可见拜登试图在扭转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修复与盟国关系中,摸索美国与中国大陆交往的新模式,在竞争中兼采合作,共同面对全球性议题,使大陆成为世界秩序下的“利害关系者”,但期间美国须与盟邦充分协调,避免顾此失彼,平添印太战略麻烦。

若美国总统拜登能与北约及日本等重要盟国重新拉紧关系,印太战略功能更强,台湾就不必强出头,站上抗中暴走第一线。过去欧盟、日、韩不随特朗普起舞,美国才须在对陆政策上拿台湾说事,美国智库学者葛来仪直言,特朗普将台湾当成对付北京的武器。蔡政府对美一边倒,无疑使台湾在中美对抗中曝险,成为代罪羔羊。

拜登视大陆为对手,但不会延续特朗普的单边主义,美国与世界的关系将重开机,蔡政府不能以不变应万变,温存于“台美关系史上最好”,而须以“宪法一中”应对北京,重新定位台湾角色,开启两岸新局,方可在中美关系中维持主体性,不沦为美国对陆外交的棋子,或受制于对台湾不利的“陆美共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