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扬马化腾而不提马云 折射中央经济政策

字体大小:

01观点

由新华社主管主办的《上海证券报》周二(2日)头版发表题为《高质量发展,岂能缺少企业家精神》的评论文章,当中对小米创办人雷军、华为创办人任正非、腾讯主席马化腾等大加赞扬。惟同样与马化腾被视为内地创科界的代表性人物,常被并称为“双马”的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没有被提及。先是蚂蚁上市被官方叫停及阿里巴巴卷入经济垄断风波,如今“双马”变“单马”,这反映了内地政策什么动向?

官媒赞扬马化腾的目的,并不单纯是对其个人的表扬。观乎文章重点,这番赞词反映了中央对于企业的期望,而马化腾只是刚好体现了这种精神。文章认为马化腾具备企业家应有的质素,能“因时而变,乘势而进”,做到孙子兵法所云“人皆知我胜之形,而莫之吾所以制胜之形”。这处的重点是“因时而变”,中国企业永远不能一套路用到老,要时刻改进,这是创新的表现。

马化腾的创新与危机感

而要做到这种创新,重点是要有危机感。文章引述马化腾曾言,“腾讯从来没有哪一天可以高枕无忧,每一个时刻都可能是最危险的时刻”。即使像腾讯这般公认的成功企业,也必须时刻保持警觉,不能放心放任地“食老本”。文章亦引述马化腾去年末曾在内部电邮写道“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说明企业不管多成功,如果不跟上时势改变创造新价值,最终将会成为大洗牌的牺牲品。

中央决策者一直强调中国绝不能满于现状,要不断创新面对挑战,是想避免中国不进则退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最终甚至被世界边缘化。马化腾既明白要“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的道理,而且时刻强调危机感,正是这种精神的绝佳例子,自然被拿作例子表扬。

政府并非针对马云个人

“双马”遭遇不一,有些人会以个人因素解读。例如指马化腾获人在背后支持,或是比较“听话”,而马云则因为发言尖锐而开罪政权。这些揣测不单难辨真伪,而且无法解释问题的关键。《华尔街日报》12月曾引述知情人士指,马云在蚂蚁准备上市前提出将部分股份送赠政府,这种想法根本是搞错重点,绝非中央政府所期望的。

中央打击对平台经济垄断,绝非因为马云与政府关系出问题,而是垄断行为本身对社会和经济结构的伤害。国家以往容许一定程度的垄断行为,但当垄断过火,造成的伤害比带来的利益更大时,便不能不出手制之。对象不管是否马云或阿里巴巴也好,决策者都会打击平台经济垄断。

蚂蚁上市的问题,同样也是因为与政策的理念相左而被劝退。内地的《经济日报》就曾批评蚂蚁为“脱离实体经济谈金融科技创新、谈扩大金融资产规模、谈经营利润,既违背了金融业发展的初心,又容易出现金融虚拟化运行趋势,引发脱实向虚的市场风险。”明显指出其经营模式并非政策制定者想要的创新,而是违反金融业服务实体经济的“伪金融”。可以看出,官媒对马云的批评并非针对其个人,而是以事论事,也是贯彻政策理性的行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