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康中兴”难挽国民党颓势

字体大小:

明报社评

台湾中国广播公司(中广)董事长赵少康重回国民党,并表示将参选党主席,甚至把目标定在3年后的总统大选,在台湾政坛掀起一阵漪涟。国民党很快恢复了赵的党籍,党主席江启臣宣布将聘赵为中评委,称其回归“有助于强化国民党的战力及社会支持度与影响力,对于蓝军团结更是深具意义”。对于赵的回归,台湾舆论评价两极,有人认为以赵过往的政治光环和多年的媒体经验,即使不能带动国民党重回执政地位,起码可有鲶鱼效应,刺激国民党洗心革面;亦有人认为,赵已属过气政客,重返国民党只为满足个人政治欲望,恐会掀起党内新一轮内斗,再次分裂国民党。虽然莫衷一是,但以国民党现时缺乏党魂来看,恐非赵一人之力可以改变。所谓的“少康中兴”,到头来可能与韩国瑜、郭台铭等人一样,只是昙花一现,未必能令国民党重振旗鼓。

政治金童重做冯妇

韩赵联手有喜有忧

赵少康是1950年生于台湾的外省人,曾经是国民党的“政治金童”,他31岁当选台北市议员,35岁以第一高得票连任,37岁跻身立法院,1992年辞任环保署署长,重投立委选战,荣膺“票王”,得票比排第二名的立委高出一倍,掀起一股“赵少康旋风”。1989年他与王建煊、郁慕明等人成立“新国民党连线”,挑战李登辉的本土化主流派,至1993年脱离国民党,自组新党。他1994年参与台北市长竞选,得票虽远超国民党竞选连任的黄大洲,却因分薄了蓝营选票,让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赵两年后退出政坛,进入传媒界,担任电子媒体节目主持和时事评论员,因口才好,富煽动力,也颇受欢迎。

对于赵少康今次回巢,支持者视之为国民党扭转乾坤之机,赵本人亦充满自信,声称拥有500万粉丝,更得到高雄前市长韩国瑜支持。据Google Trend搜寻趋势显示,韩赵联手,有碾压蔡英文趋势。有分析认为,韩赵两人都有鼓动群众的能力,韩代表庶民,有韩粉撑腰,赵则代表菁英,是蓝营论述界的中流砥柱,二人合作将成为2024年总统选举民进党的最强对手。

但对其回归,亦有不少质疑,称赵当年是分裂国民党的始作俑者,亦是国民党今日衰败的罪人;有人怀疑他正深陷国民党贱卖党产中广的官司之中,此番回巢,是想藉机由债仔变债权人;更有人指出,赵少康尚未回归,已声称要竞选党主席,令人怀疑他要终结现任主席江启臣的改革路线,引起党内本土派与地方势力的警惕。

事实上,江啓臣对赵的回归虽表现出高风亮节的大度,但国民党竞选党主席必须入党满一年的资格限制,仍是赵问鼎党主席的一道门槛,能否为他修例,须待5月才定夺,目前党内已有反对声音传出,认为不应重蹈郭台铭参选总统覆辙,为个人度身订做规则。

高调回归得罪人多

时移世易难挽狂澜

国民党是台湾最大的在野党,党主席因为掌控相当资源及明年县市长选举提名权,人选广受关注,选举结果不仅影响国民党的未来方向,也攸关台海安全乃至台湾命运。另外,近年国民党内弥漫“亲美反共”氛围,对“九二共识”立场动摇,对两岸关系和国民党本身伤害极大。赵少康近日表态支持“九二共识”,坚持两岸之间需增加交流,其两岸政策主张较国民党更务实理性,更切合两岸发展大势。但能否在党内以及台湾社会引起共鸣,仍是未知之数。

不过,赵少康尚未恢复党籍,就摆出了一副舍我其谁,甚至是抢班夺权的高调姿态,可能会引起很多国民党高层的警惕和猜忌。有分析认为,他要竞选党主席,直接挑战的是现任党主席江启臣;他若明年参选台北市长,威胁的是党内新星蒋万安和现任台北市长柯文哲;而2024年参选总统,更可能得罪党内朱立伦、江啓臣、侯友宜等一众有意竞逐者。

从台湾与国民党现在的政治生态看,赵少康让国民党实现“少康中兴”有相当的难度,撇开涉案官司和各种阴谋论不说,单就其个性和经历看,他淡出政坛毕竟已25年之久,虽然凭着伶牙俐齿奠定了泛蓝意见领袖的地位,但却疏于政坛拳打脚踢、纵横捭阖乃至应付尔虞我诈的本领。远离国民党核心决策圈多年,令他对党内数十名立法委员、14个县市长的庞大、复杂人事盘子,缺乏全盘的掌控;而他胸无城府,个性飘逸,做名嘴或游刃有余,但语多伤人,言多必失,却是做政治领袖的致命伤。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作为与陈水扁的同代人,赵少康毕竟已年逾七旬,台湾的政治生态和国际环境这数十年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新党从立法院第三大党,变成泡沫化,他对年轻一代的感召力如何,可想而知。对赵本人来说,“少康中兴”若功败垂成,大不了重回传媒界,粉丝量还会更多一些。但对国民党来说,从赵少康的新党出走,到宋楚瑜的亲民党分离,从韩国瑜热退潮,到郭台铭旋风止息,均留下沉重伤痕,“黄台之瓜,何堪再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