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捷过关的原因

字体大小:

作者:练鸿庆

罢免黄捷案,创下台湾罢免史上最高的投票率,虽然同意罢免票略为落后,但是差距不大,这证明罢免门槛是公平的,没有“报复”的问题。

罢免没有过关,但是同意票距离门槛极为有限,这表示黄捷之前“切割莱猪”的策略是成功的。黄捷是民进党的附庸,她没有办法反莱猪,却也不敢表态支持莱猪。如果黄捷有明确“挺莱猪”的言行,几乎可以肯定,这次的罢免案一定会过关。

显然,在台湾人民心中,“落跑”跟“直接挺莱猪”还是有一定的差别;以“反莱猪没有在罢免理由书”当作不同意罢免的理由,更证明了民进党根本无法在莱猪议题正面对决,只能切割回避。

这也就是说,黄捷的不被罢免,无法复制在陈柏惟与吴思瑶身上,因为这两位中央民代,都是在护航莱猪的法案投下赞成票,并且言行举止也都赞成开放莱猪的政策。就好像王浩宇的情况不适用于黄捷,黄捷之于陈柏惟、吴思瑶,也是如此。

当然罢免是一个双面刃,部分人士也在担心,推动罢免,会不会自己面临反作用力。但摆在面前的问题是,没有罢免,就不会有公投。

“反莱猪”公投已经突破50万份,远远超过门槛,但别忘了,是什么让公投可以进入第二阶段?原本中选会是鸡蛋里挑骨头,要把公投提案退回,那时台北市议员罗智强怒呛“没有公投,就全台罢莱委,把罢免当成公投”,成功的给予中选会压力,也才有后来的公投成案。

也有人说,既然公投已经成案了,那好好的拼公投就好了,还需要继续推动罢免吗?还有必须面对的是,国民党在南部的民代,也很容易成为民进党报复罢免的受害者,那怎么办?

问题是,放弃罢免,中选会可能就敢刁难公投,让反莱猪赶不上今年828,直接拖到2023年;以及没有了罢免案的保温,从现在开始到828,如何持续让人民关注莱猪议题。

“拖”是民进党处理莱猪的主要策略,让在野党骂,骂到人民都听腻了,骂到点阅数下滑,到时莱猪议题就过关了。是“公投加罢免”,让民进党的策略失效,现在如果要放弃罢免,真的那么有把握,公投可以过关?

而对中部乡亲来说更无奈的是,罢免陈柏惟除了莱猪,还有空污议题。整个民进党的中部立委,都在护航民进党“以燃媒取代核能”的政策,如果陈柏惟罢免成功,其他民进党的立委,还敢让中火火力全开吗,还敢说“中火除役不拆除”吗?

至于民进党可能的“报复罢免”,那也要师出有名。例如谢龙介所在的选区是深绿,但深绿也是善良、厚道的台湾人,真的会因为谢龙介反莱猪,就去罢免他?民进党若真的这么做,后座力将难以想像。

(作者为野台制作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