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变引发示威浪潮 缅甸或走埃及泰国轨迹

字体大小:

01观点

缅甸局势持续发酵,自2月1日国务资政翁山淑枝、总统温敏等执政全国民主联盟领袖遭军方拘押后,当地政权落入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手上。军政府随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一年,声称将在局势平静后方重新举行大选。缅甸人民连续多日于多个大城市示威,各界别员工亦发起罢工。为反制日益壮大的示威浪潮,军方大规模动员并派遣军车及装甲车于仰光等城市巡逻,又于多地实施宵禁。军政府又大举搜捕示威领袖,又连续多日于入夜后断网。消息封锁期间,军队向民众开火的影片亦在社交媒体疯传,更令外界对缅甸局势更为关切。

自缅甸政变后,军方首个针对便是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等境外通讯程式,又封锁外国媒体《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以及通讯社美联社、路透社等。近日军政府又发布长达36页的网络安全法案,禁止发布任何“构成仇恨、破坏团结及和谐”讯息。

讯息杂乱鬼影幢幢

资讯封锁后当地传言满天飞,如有指军方释放23,000多名囚犯,当中包括连环杀人犯、性暴力罪犯、强盗、毒贩等,令当地居民无法安枕各自组织自卫队保卫邻舍。另外又有消息指中国政府派科技工程专家飞抵缅甸协助军方进行讯息封锁,引发数百人于中国驻仰光使馆外请愿,要求北京停止支持军方。甚至有人声称见到有皮肤较白、身材魁梧,不似缅甸人的军装人员执勤,怀疑为中国军人。纵然中方后来已澄清无其事,惟种种传闻在兵荒马乱之时往往容易不胫而走,客观效果上当地已经讯息杂乱鬼影幢幢,民众人心惶惶。

至于缅甸人虽然持续受压,但全国各地示威声势仍然不减,当地人民拿起家里厨具上街敲打高叫口号。其继续效法自翁山淑枝以至圣雄甘地的公民不服从运动,除上街以外更发起杯葛运动,拒绝光顾任何与军方有联系的企业,如当地电讯商龙头Mytel、缅甸啤酒、曼德勒啤酒、达贡啤酒、一些咖啡及茶叶品牌等,又呼吁抵制敏昂莱之女旗下的第七感创意电影公司及巴士公司等。另外公务员、教师、医护人员、银行员工、煤矿工人亦发起罢工,令不少银行分行被迫临时关闭或服务受阻,全国最大工会缅甸工会联合会亦警告将会对向罢工员工报复的雇主采取法律行动。

军民之间斗争胶着

军方日前便颁布一系列刑法修订以图阻吓示威者,包括把阻挠武装部队执勤的最高刑罚提高至监禁20年、“以文字或说话、手势或明显可见的象征”煽动对政变领袖的仇恨或蔑视亦面临长期监禁和罚款、公然激起恐慌或动乱可判监三至七年。不过尽管军方在官方电视台警告罢工者尽快复工,但由于当地教师、医护薪水甚低,长期罢工仍可得到金钱上支援,令当地罢工运动长做长有。至于杯葛行动也迫使日资麒麟啤酒终止与缅甸啤酒的合股经营退出缅甸市场,着名新加坡商人林嘉林亦宣布终止其跟有军方背景烟草公司的合资计划,也被缅甸人视之为小胜。

不过始终军方自1962年掌政过半世纪至今,长年累积政经利益网络无孔不入,缅甸民众要完全摆脱其对之生活的控制仍然十分艰难。不过从其领袖翁山淑枝多年来坚守的不合作运动,最终促成2011年民主改革的契机,亦令缅甸人普遍相信公民抗命的原则,韧力不容小觑。长此下去军民之间的斗争只会继续胶着下去,一旦失去耐性老一辈缅甸人亦担忧军方会一不做二不休,重演1988年派军队血腥镇压示威者。不过没有八八民运记忆的年轻人则与其上一代有明显出入,其多受香港、泰国等地的示威者影响,积极参与前线抗争,相信其命运与33年前的父母辈会有所不同。

现时缅甸政变已逾半个月,仰光国际机场仍然停摆、股票交易所继续停市,全国多地工厂陷入停工、经济处于半瘫痪状态,加上外商撤资、外国政府威胁制裁,军方面对国内外的压力亦相当不轻。一旦缅甸被围堵再次堕入2011年改革开放前的一穷二白,对于全国上下来说更是得不偿失。不过历史的走向似乎对缅甸的抗争者并不有利,包括美国的制裁未足以令北京在对港政策上有任何让步,泰国的巴育政府亦未有因泰国新一代的抗争而动摇。巴育2014年发动政变推翻英禄再加强军方权力,并在之后的大选胜出成为总理,亦很可能为敏昂莱苦心经营的剧本。

西方谴责流于口头

虽然缅甸军方执政下国家贪腐丛生、发展长年停滞、贫穷依旧严重,人民对军人统治的支持跟泰国有王室加持的巴育政府不尽相同,不过以北京在联合国安理会否决谴责缅甸军方的声明,亦被外界解读为对军方的支持。有此强大经济后盾下,缅甸军方若走如中国1989年后经济继续开放,政治则不开放的中国模式,又会否成功?而西方若要制衡中国亦会千方百计留住军政府这一步棋加以利用,就如埃及阿拉伯之春后军人政变推翻民选的穆尔西,西方虽口头谴责但最终亦不得不碍于地缘政治的现实,而选择与塞西政府合作。军方一旦稳住国内局势,或许也可以在国际上争取喘息之地。

军方要维持权势及既得利益,敏昂莱维持政治生命,甚至进一步问鼎总统之位,军方不惜将得来不易的改革进程付诸一炬,牺牲人民的自由和福祉,与过去59年军方统治缅甸的心态一脉相承。至于翁山淑枝多年来坚持的公民不服从运动,十年前得以开花结果令缅甸朝向民主改革,然而今日昂山再度沦为阶下囚,缅甸人发起的示威、罢工、杯葛等的一连串公民抗命运动,究竟能否逆转国家从文人政府倒退到军事独裁的方向,抑或在此实力悬殊及地缘政治的现实中,步上埃及及泰国的后尘,文人政府昙花一现后,迎来军人长年统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