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澳洲新闻转载 Facebook为何有恃无恐

字体大小:

01观点

正当Google陆续与澳洲新闻媒体达成内容付费协议之际,Facebook却在周三(17日)起禁止在澳洲的用户和新闻媒体发布新闻,以示不满澳洲政府推动《新闻媒体议价法令》草案。或许Facebook以为藉此举可与当局博弈,换来对方让步,但客观效果上只是展露出其霸道一面。

澳洲国会正在审议《新闻媒体议价法令》,要求Google及Facebook等科技企业在转载新闻时,必须向澳洲新闻机构付费,若然双方无法达成协议,则由仲裁者决定价格,违者将被罚1,000万澳元或相等于公司当地一成的营业额。

Google虽然曾声言会停止在澳洲提供搜寻服务,但近日已与当地媒体签订协议,愿意就新闻内容付费。Facebook则仍坚拒就范,甚至竟限制澳洲新闻媒体分享内容到专页,境外媒体的新闻内容则不能接触澳洲用户。换言之,澳洲Facebook用户周三起不能再在平台看到任何新闻媒体内容。

Facebook砌词狡辩

Facebook解释不满法案是因为新闻媒体自愿选择(willingly choose)上载新闻内容到Facebook以增加订阅量,读者量和广告收入,反观新闻媒体没有自愿提供内容到Google搜寻器,两者不能相提并论。但所谓的“自愿”大有商榷空间。当社交媒体逐渐成为网民阅览新闻的重要来源,网民直接登入新闻机构网站的数量下跌,新闻机构别无他选,只能投其所好,张帖新闻连结和内容到Facebook。政府立法正正有利新闻机构生存,尤其保障议价能力较弱的地区和小型媒体。

Facebook称新闻资讯只占用户动态消息(News Feed)不足4%的内容,反观澳洲新闻机构有近51亿次的连结流量来自Facebook,换算价值约4.07亿澳元,因而归结新闻机构在Facebook得益程度远大于Facebook从新闻机构得益。难道所谓的利益能够如此简单计算吗?新闻资讯为Facebook带来用户流量,带动广告和赞助专页,Facebook这些连带收入金额又该怎么计算呢?

大动干戈的盘算

Facebook此举也许是谈判策略,旨在给政府下马威,争取对方让步。而澳洲财长Josh Frydenberg周四(18日)亦透露,正与Facebook协商法案。但Facebook独力反对会否成事,抑或最终只会令其流失用户?不久前才有一波社交媒体“移民”的潮流,不少人因不满其演算法及审查机制而扬言离弃。加上目前Google已愿意配合法案,向传媒支付费用,可谓打开了潘朵拉盒子,预料各地政府也会要求科技巨企适当地付费,后者免费获取内容的时代随时结束。

科技巨企富可敌国,掌握以亿计用户,这回Facebook的霸道回应堪以说明其有恃无恐。澳洲政府踏出了第一步,欧美以至香港政府是否敢于采取行动,规管这些网站巨兽,让社会利益更公平地分配,无疑考验一众政客的智慧及决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