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的一国两制构想应当珍惜

字体大小:

01观点

周五(2月19日)是中国前国家领导人邓小平逝世二十四周年的日子。对于香港来说,邓小平最重要的举措无疑在于提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构想,化解了香港资本主义及中国社会主义制度间的表面矛盾,令香港可以在保留原有特色的情况下回归祖国,同时他还承诺这个安排将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维持“五十年不变”,此一国策至今仍然没有根本变化。

在邓小平当年有关“一国两制”的构想里,它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港人治港”,但这些港人要是“爱国”者。早在1982年10月,邓小平就指出“香港的管理,北京不派人,香港自己找人管,香港必须以爱国者为主体的香港人管理”,而在1983年4月及6月,他又分别表示“将来特别行政区政府由香港爱国者为主体组成。爱国者的标准就一条,赞成中国收回香港,拥护国家统一”,“港人治港要有什么条件?只要一个条件,就是爱国者。什么是爱国者?赞成、主张祖国统一的就是爱国者”。

到1984年6月,邓小平会见香港各界访京人士,期间再度重申“我们相信香港人能治理好香港,不能继续让外国人统治。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爱国者的标准是,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我们不要求他们都赞成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只要求他们爱祖国,爱香港”。同年12月,他会见包玉刚时又说“港人治港有个前提,港人必须是爱国者。爱国者的标准是:一爱祖国,二爱香港”。

透过这些言论,我们可以看到“爱国者治港”与“港人治港”二者并不像今天一些人质疑那样互相冲突,更谈不上什么北京违反当年承诺,因为赞成统一、尊重民族、拥护主权以至维护本地繁荣稳定等等,明显都属于放诸四海皆准的“爱国”要求。况且邓小平当年明确指出“爱国”不包括要认同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而这种看法亦与他关于“爱国统一战线”要由“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跟“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团结联盟的主张相符合,有关概念至今依然存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中。

如果有人还是觉得相关言论只是想要欺骗港人,那我们不妨结连邓小平其他场合的另一番话来看这个问题。1979年9月的全国统战工作会议上,邓小平听取汇报后发表意见指“爱国者的范围是很宽广的,包括蒋经国在内,只要台湾归回祖国,他就做了爱国的事”。既然这位当年仍在强硬拒绝跟共产党和谈、宣称想要“光复大陆”的台湾领导人都能被接受为“爱国”成员,相信足以显示对港人的“爱国”要求亦非什么困难之事才对。

“五十年不变”已经过了一半,“一国两制”实践亦经历过不少挑战,令我们更应该珍惜邓小平当年所提出的“一国两制”。它固之然包括了“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可是邓小平开列的“爱国”要求明明任何人都能够轻易遵守,尤其当中更加包含“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一事,过去某些香港从政者高举“爱国”及拥护“一国两制”的旗帜,但多少人真的有为香港繁荣、稳定努力作出贡献?若然香港社会离心离德,市民生活苦不堪言,繁荣、稳定沦为少数权贵专利,这显然不是“一国两制”的真正精神,甚至恰恰是站到了其对立面。今日回顾邓小平的构想及要求,这群人都应该感到汗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