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G7峰面貌合神离 美国回来了但已不如昔

字体大小:

01观点

七国集团(G7)在上周五(19日)举行视像峰会,一如所料除了讨论应对新冠疫情的急务之外,就是围绕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这次G7峰会的其中一个亮点是拜登接替了特朗普出席峰会,强调华府“重返国际舞台”,打算发挥美国的领导力重新团结盟友应对挑战。虽然这大有一副“美国回来了”的气势,但在当下G7各国在中国问题上,却各有各的打算,即使美国想重新整合力量对抗中国,也并非如此简单。

出身传统政客的拜登有别于特朗普,其政府放下了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主张与盟友联手对抗中国,的确令一些欧洲盟友期盼欧美关系能重回昔日的“好日子”。然而,时移世易,欧美终归难以全面恢复到从前的状态。现实的环境与发展说明,欧洲并不愿意完全跟随美国对抗中国的步伐。这点在这次G7峰会中尤为表现出来。

价值观外交面临瓶颈

英国首相约翰逊去年5月蕴酿将G7加上韩、印、澳三国组成“民主十国”(D10),上个月在G7峰会召开之前再重提这建议。约翰逊的D10计划旨于组建一个减少对中国华为等的技术依赖的技术同盟,以及应对“非民主国家”的影响,可视为其附和美国围堵中国的愿望的献计。但不论如何,D10的建议最终在G7内部面对质疑而不得不搁置。《澳州人报》引述消息指,意大利表明担心G7成为另类的“围堵中国联盟”,影响到中意关系,法国也担心加入太多国家会削弱欧洲在组织内的影响力。加上一向对德中关系非常小心的德国,也不太可能同意这种明白围堵中国的建议。

G7峰会结束,七国似乎未能就对应中国提出具体的方案。拜登政府重归“价值观外交”的牌路,强调要一起应对中国和俄罗斯等“强权”的挑战,经济上要合作建立一套规则对抗“违反美方价值”的中国政策。但其他国家却没有这么强调价值观,G7的声明只提到要寻求应对中国“非市场导向”的经济政策以确保一个公平的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当中少谈美英集团近年常挂于口边的价值观,只是强调公平贸易,也合乎欧洲习惯的口吻。

以个别国家而言,德国总理默克尔直指G7希望与G20,特别是中国加强合作,更是淡化了围堵中国的色彩。即使曾提出D10建议的英国首相约翰逊,也无视《港区国安法》、新疆问题、及CGTN与BBC等中英外交风波,2月中时在陆、港企座谈会表示自己是“热心亲华派”(fervently Sinophile)。这都反映了,美国的“价值观外交”并未能在G7中发挥到关键作用统合盟友,各国基于现实的考虑也有自己的打算。唯一能达成共识的只有建立“一个公平的多边体系”。这个公平的多边体系是欧洲一直强调想要的,但似乎未能满足美国的胃口。

不寻求新冷战

除了价值观外交未能提起关键作用之外,美国对G7等盟友所谱出对华战略也欠缺一个清晰的立足点。拜登在G7峰会向盟面强调不是在寻求“新冷战”,但却一直提着要联合一起对抗中国,大有围堵中国的倾向。这种既想围堵,但又不想搞“新冷战”,与其说是有战略弹性,更似是政策欠缺方向,不得不在特朗普主义与传统外交之间犹豫不决。观乎现时美国对华的政策保留了不少特朗普时代的强硬因素,在香港与新疆问题强调价值观,亦强调与中国存在不公平贸易。但拜登又不得不向现实作出妥协,承认无法与中国脱勾,也封锁不了中国的影响力。

美国的对华战略至今仍未有一个完整的蓝图,继续高举“应对中国”的大旗,只像是不断呼吁盟友正视问题,但自己却提不出什么应对方案,也说不出这样做对盟友能有什么具体利益。空洞化的对华战略在G7中显然未能提起这些欧洲盟友的强烈兴趣。从G7峰会可以看出,美国虽然是回来了,但这个美国却不再是以往的那个美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