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急推移民改革 特朗普影响力仍很大

字体大小:

来源:台湾《世界日报》

世界日报社论

国会众院26日通过美国总统拜登所提1.9兆美元新一轮纾困案,送往参院,但参院能否全盘通过有很多未知数。拜登同时提出企图心更大的综合移民改革法案,这是比纾困法案不具急迫性、但难度更高的重大法案,比纾困法案更难通过,可能再次胎死腹中。

从选战实务上说,拜登和民主党如不立即推动移民改革法案,2022期中选举难对西裔选民交代,可能丢失西裔选票;但如推动而再次失败,还可把责任推给共和党,下次再重提法案。然而共和党不可能坐以待毙,全党进入备战,民主党更不能忽视特朗普的决定性影响力依然强大。

拜登上任一个月已经以行政命令,中止多项特朗普签的反非法移民行政命令,包括从严审核曾领取联邦福利,造成“公共负担”的绿卡及公民申请案、容许“梦想生”继续合法滞留、放宽边界偷渡家庭团圆条件、终止建筑边境围墙、暂停遣返无证移民100天、废止疫情期间禁止H1B与亲属团聚签证、穆斯林国家入美境签证等,无一不是针对特朗普的政策而来。

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第一”,从严执法的移民政策有两个主要理由:一是保障国内安全,没有自杀炸弹客;二是确保美国人就业机会,防止无证劳工抢走工作。这些政策的总设计师是专责移民事务的前白宫资深顾问米勒。

大众焦点集中在拜登政府调配疫苗与纾困法案之际,米勒应邀到众院共和党极右派组成的次团体“共和党人研习会”(Republican Study Committee),为党籍众议员提供特朗普政府移民政策的教战守则。米勒与佛州立场温和的古巴裔众议员索拉札(Maria Elvira Salazar)激烈争议,这件事立即传遍国会,民主党议员嗅到特朗普正部署,想打退拜登移民改革法案的信息。

纽约时报报道,拜登决定年底前全力推动移民改革法案有几个考量。首先,去年11月大选拜登在西裔,特别是佛州古巴裔选民中得票大输特朗普。即使特朗普“毫无人性拆散家庭”,被媒体攻击得体无完肤,但特朗普在德州、亚利桑纳州与佛州的西裔选票都超过拜登;而党内初选对手参议员桑德斯是西裔代言人,他也施压使拜登面临党内外多重压力。

其次,无论得票如何,拜登须报答西裔社区支持;加州矽谷高科技业大选中献金支持拜登,期望放寛外国高科技人才签证,拜登也须回应。

最后,据多项民调,全美不分党派民众支持放寛边界偷渡的移民家庭团聚,反映对特朗普铁腕移民政策不认同,拜登选前就评估这是可全力推动的议题。

雷根总统1986年签署第一次移民改革法,明令公司或个人不得雇用非法移民,否则违法,同时让1982年前入境的非法移民有条件合法化,但前提是须缴罚款、学英文,且在美境无犯罪纪录等。

当时两党有合作的客观条件,所以皆大欢喜。但目前两党合作氛围愈来愈不可得,舆论对非法移民带来社会治安负面冲击,常盖过非法移民对经济与民族融合的贡献,导致小布希与奥巴马任内,移民改革法案都功亏一篑。

拜登政府撤销特朗普许多命令后,边界回到比奥巴马时代更混乱状态。中美洲“北方三角国”(Northern Triangle)瓜地马拉、宏都拉斯与萨尔瓦多等国政治不修,民生涂炭,成为偷渡美国的无证移民主力。这些无证客长期耗费美国纳税人的钱,特朗普用边界筑墙、切断北方三角国经援及从严执法三管齐下,却执行不力,激发人道关怀争议。

拜登上任不到百日,即高举人道大旗,中美洲“北方三角国”的民众闻风而喜,移民大车队络驿于途。但媒体所见仍是大批关押无证儿童与家长的大铁笼,与特朗普政府处理手法并无两样;民主党极左派国会议员欧凯秀,更主张废除移民及海关执法局。拜登的人道关怀也激发偷渡集团招募大批孩童非法接运来美浪潮。

米勒为众院共和党人阐释特朗普的强硬执法政策。他从疫情未减缓角度切入,指美国上千万人失业,如何再容纳1100万无证移民合法抢工作,他极力说服共和党议员全力反对拜登的移民改革法案。

从各方迹象看,两党在纾困法案结束后,将全力拼搏影响2022期中选举的移民改革法案。目前众院共和党211席、民主党222席,2022年共和党如夺回11席,重掌众院多数并非痴心妄想,关键在党内温和派是否继续追随特朗普。目前看来,特朗普影响力仍很大,移民改革法案前景并不乐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