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凤梨的眼泪

字体大小:

来源:中时新闻网

作者:王尚智

中国大陆国台办宣布“暂停禁止台湾凤梨进口”,无情一刀切却也和缓解释是基于“多次截获检疫性有害生物”不得不的作法。以关庙为主的凤梨农家震惊失望,而向来总爱在两岸间“呼吁”甚至“挑衅”的农委会、陆委会却也不敢趁机奚落,这终究可能是两岸农业市场后续变动且首发的“警钟第一响”而已!

“农业检疫”问题成为被退货、截断的核心争议,但为何在马执政时代几无听闻?关键犹在五年前民进党执政后两岸正式冻结,包含农业在内的民间贸易往来虽说依旧“默契也暧昧的通行”,然而包括陆委会、农委会都对“农业输陆交易”的各种防疫、检核、补助、例行调查等众多项目预算及行政支援,竟然鲁莽无知的就此名正言顺的陆续取消!

地方农民若求“销往大陆”,几年下来落得只能自谋出路!即使金钻凤梨在内的农产品堪称“市场热销品项”,早些年也已经开拓多方进口大陆管道与水果市场分销路线,但在失去台湾自身从“地方农会”到“出口海关”原有必要的诸如“专家防疫、海关检疫”的自我防护机制之后,单靠农民自身原始能力,当然难以严控农产品质。

要知道昆虫、微生物造成的“农害”源于大自然,等同“天灾”无从预测控制。特別是全球极端气候变迁下的冷暖失序,农业生物链条随之扭曲迁徙,当今各国农业严重频传的“有害生物”几乎都是外来入侵所造就。而“农业防疫”手段涉及领域广泛,还要考虑“农药”伤害土地环保的界线,全然不是农民靠著既有经验“土八路”手段能够对抗。

而一旦涉及“两岸农贸”,农委会为主的官方彻底“大小眼”,就此明显减低或裁撤一切包括“农业专家参与、防疫药品补助”甚至连“例行访谈调查”种种的基层预算及人力,“销陆农民”成为“次等农民”,非仅缺乏足够的机制及资源,地方农会也陆续抽身,多数改由大盘商直揽统收,缺乏“生技防疫、去虫保鲜、冷藏集运”种种升级设施与规划之助!

民进党执政以来,以陈吉仲为首的官方农业体系充满强烈“政治意识”,在预算资源分配上“现实大小眼”彻底倾斜到无以复加,举凡国民党地方执政县市、涉陆经贸友好的农会、农团或农民个別的基层“申请案”,无论软硬体建设、生技专业、伤损补贴等等,地方上农民所见是“亲己私心大方给钱、逆己苛扣障碍拖延”,夸张到难以想像且还更多方侈言辩释。

农民们忙耕种生计尚且不及,能力上也根本难有论述、抗争能力,而陈吉仲早年从“农运”出发,吸吮农民痛苦成为自身政治能量,一路追随民进党政治抗争直到搏取了权力高位。他对于两岸骨子里的“敌视”与“歧视”,清晰散布在这五年多来农委会的各种决策与分配中,最终辗转来到“凤梨止步”的两岸关口。

尽管民间均知南部“凤梨”之后,东部“释迦”的考验不远且其他逐一递至,但农委会既无掌握、也无争取,甚且也不宣布“危机处理”诸如协助促销、收购补助的动作,一切只因这些是“种给大陆人吃的”!

每一颗水果都是农民心血所成,一颗颗被放任腐烂的凤梨,仿佛农民无言的眼泪。虽说无奈被有害生物纠缠,但睁大眼睛细看,凤梨上真正被爬满的,是陈吉仲这些官员们的残酷睥睨与冷血无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