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在产业链上脱离中国吗

字体大小:

来源:日经中文网

作者:凤山太成

美国拜登政府已开始调整支撑支柱产业的重要零部件的供应链。将在半导体和稀土等四个品类构建不依赖中国的采购体制,计划100天以内提出具体政策,美国还将探索与日澳等同盟国和地区企业的合作。也存在像车载电池这样中国具有较强竞争力的领域,美国此举的实际效果存疑。

拜登总统2月24日签署总统令,要求针对半导体、大容量电池、药品和稀土讨论供应链存在的问题和应对举措。针对重点加强的四个品类指出,“对于加强和维持美国的竞争力是不可或缺的”。

总统令虽然没有提及中国,但可以看出是针对中国。拜登在签署总统令之前强调,“不能依赖并不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和价值观的外国”。

关于以汽车半导体等为中心发生全球供应不足的半导体,美国的超党派发出要求加强美国生产的呼声。在野党共和党的参议院议员康宁(John Cornyn)24日与拜登举行会谈后向记者表示,“我们具有相同意见”。对于编制为国内设备投资提供资金支援的预算法案显示出积极态度。

波士顿咨询集团(BCG)的统计显示,美国在半导体设计软件和制造设备领域分别掌握85%和50%的较高份额,但生产仅为12%。虽然拥有英特尔和高通等在全球显得强有力的国内企业,但在生产方面,则依赖台积电(TSMC)和韩国三星电子等海外企业。

将半导体定位为核心产业的中国将借助巨额补贴加以追赶。在今后10年的全球增产投资中,预计中国占到三至四成。中国大陆的全球生产份额有可能从2020年的15%提高至2030年的24%,超过台湾,跃居世界最大规模。

作为对抗措施,美国正在同时推进对中国大陆企业的打压和吸引工厂进驻。对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代工企业中芯国际(SMIC)实施制裁,给尖端半导体的生产踩下刹车。另一方面,成功吸引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建设工厂。

此外,稀土也依赖中国。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统计显示,世界产量的58%来自中国,占美国进口来源国的80%。中国领导层将稀土定位为战略资源。

稀土的用途广泛。除了纯电动汽车(EV)和风力发电等环保领域之外,在战斗机和导弹防御系统等军事产品、石油冶炼领域也不可或缺。美国商务部在2019年的报告书中表示:“如果中国和俄罗斯停止对美国及同盟国的稀土出口,将对供应链造成沉重冲击”。

要降低中国依存度,首先有必要确保中国以外的采购渠道。澳大利亚和美国也出产稀土矿石,但由于环境负荷巨大和成本方面的优势,中国掌握分离和冶炼的大部分。现在,美国将本国出产的矿石出口到中国,然后进口加工品,应用于广泛产业。美国和澳大利亚正在美国国内推进矿石的分离和冶炼工厂的建设计划,促使该计划走上轨道变得重要。

针对成为药品主要成分的原料,对中国依赖也在提高。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统计显示,截至2019年8月,生产面向美国的药品原料的全球制造工厂的13%、即230家工厂位于中国。工厂数自2010年起在不到10年里增至两倍以上。

或将发生采购转向的是占纯电动汽车成本的约三成的锂离子电池。调查公司MarkLines统计显示,从2020年车载锂离子电池的市场份额(按生产容量计算)来看,全球首位为中国的宁德时代(CATL),占25%。中国企业的优势是能在国内采购作为原料的锂,比亚迪(BYD)也排在第4位。

在施政愿景中提出脱碳目标、加快推进电动汽车普及的拜登政府不满“美国是电动汽车的纯出口国,但并不是电池生产领导者”。宁德时代也向美国特斯拉供应电池。为了降低对华依赖,美国需要与电池产量仅次于中国的韩国和日本合作。

美国面临的难题同样也被日本等同盟国面对。美国政府官员为了降低对华依存,指出“进口限制也是一个选项”。外国企业为了能继续向美国出口,也不得不采取不使用中国零部件等与中国保持距离的被迫姿态。

某位日本国内半导体厂商相关人士抱怨说“美国和中国都是重要市场。希望在没有障碍的状态下开展业务”。但也有企业发现了商机。日本国内从事半导体设计的相关人士表示“如果中国企业脱离采购网,将以此展开营业”。

还出现了与美国加强联系的动向。美国在台协会(AIT)的所长2月25日与台湾半导体相关企业的高管等数十人举行了会谈,要求与美国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日本经济新闻拿到的资料显示,德国在台协会及日本台湾交流协会等机构的代表也参加了会议。也有企业将美国主导的采购网视作新的安全保障。

在稀土方面,同盟国有可能采取跟美国相似的应对措施。日本已通过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机构(JOGMEC)出资澳大利亚的矿山公司,以推动减少对中国依存的稀土生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